全村的狗都叫了

我亦飘零久

与子成说(10 )

为什么这么痛苦,为什么要分开?
为了更美好更有底气的未来,所以要努力,为了努力所以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组合所能带来的价值已经配不上个人上升的价值,不停的分开相见再分开,让人这么痛苦,相爱的两个人却不能相守……这是一个死循环。

诺顿大叔:

10


舞台上密密麻麻坐满着粉丝,电视台工作人员紧张坐着最后的准备,灯光师摄像师陆陆续续到位,导演和几个策划、助理在开着小会。录制厅开了冷气,音乐时响时断,离最后开始录制,不到半小时的时间。


后台禁区,只有胸前挂着工作牌的人能进的去,一位女生敲了几声门,推进去,对全屋的人报备时间,客气提醒他们做好准备。


这是一档综艺,多以游戏竞技为主,其实无须多做什么准备。只是组合一开始要负责开场唱跳,虽然后期会加上音轨,但动作还是要记牢。


组合三人对了一会,王源动作忘性最差,跳错几个,经纪人忍不住提醒:“王源你那个转身再练一下,别再错了。”王源不作声点点头,眉毛拧着。本来平时最爱念他的队长,此刻却没有说话,从头到尾没有正眼看王源,脸色很臭。


那时候他们刚刚在一起没多久,每一天都像蜜里调油,但又动不动就开始吵架。彼时,组合还成天呆在一起,不像后来各自分开忙碌,在一起都成困难,哪里能用来吵架。但最初那几年不一样,大把的时间浪费在吵架上也不觉得可惜。


而且幼稚得很,当着整个团队的面就开始冷战,有时一句话还得别人当传话筒,是十几岁小孩最爱玩的把戏。


王源跳不好舞,又不想在王俊凯面前示弱,便自己一个人,呆在角落里反复练习。倔强又沮丧的情绪,让他整个人绷得像只好斗的幼狮,谁惹他一下,就反咬一口的那一类。


王俊凯直到节目开始录制,还是仍然没有理他。两人在被粉丝和镜头盯着的舞台中间,毫不避讳隔开明眼人都看得明白的生分距离,各自僵着一张脸,几乎零互动。


录制后半程,是一个有难度的群人游戏。细腿细胳膊的王源,几次三番被压在人群下,起来后笑嘻嘻也不恼,只是一张小脸白着,额头都是汗,嘴唇也是虚弱的颜色。重新再来一次的时候,着了火的王俊凯彻底看不下去,他长手伸展,绕过人,眼疾手快用整个身体本能护住王源。混乱中,王源也出于惯性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再到腰间,两个人刹那间形成一个联盟,忽然赢了。


“你是不是傻。”队长说。


“你才傻!”主唱反驳。


“你就是傻。”


“没你傻!”


“你就是傻,傻得没边了。”


“你傻的八头马都追不上!”


“傻子。”队长摸了摸鼻子,不及防,被逗笑了。


“你才是傻子。”主唱摸了摸耳朵。脸扭到一边,哼。


休息间隙,翻来覆去只有一个中心思想,幼稚无比,却各自乐此不疲。谁趁着一时无人注意,在角落里,轻轻地,用小指碰了碰身边人,小心翼翼坦白示好。谁眨了眨乌黑的眼睛,吞了吞口水,大庭广众之下,快速曲起小指尖,勾了勾另外一个人的,动作很快,心跳也快的要跳出来。


谁和谁一起勾起嘴角,眼睛慢慢弯出弧度,假装不经意,偷偷地欢喜。那样羞涩、明快、私密的欢喜,像还未发现自身英俊的懵懂少年,可贵而单纯。随后,主持麦响了起来,灯光重新打亮,粉丝的欢呼如潮水。


他们迎着绚烂,一起走到舞台中央,并肩笔直站着,周身被朦胧韶光笼罩。到处是挥霍不尽的幼稚,到处是横冲直撞的青春,到处是热切天真的梦想,到处是胡乱冷战的时间。他们都满心相信,这样的陪伴和时光会一直持续下去,长久似永恒,不会分开,不必孤身。


骊歌坦坦,与有荣焉。



王源的车,出高速口后,在距机场不远处停了下来。电话挂掉后,他心里有种见不到底的不安悬着,一方面王俊凯的声音让他担心,一方面怕他的车速过快,会不会发生什么。


几公里外,王俊凯的车还在以危险的速度疾驰,银色的车身像一把锋利的刀,给前方无尽的黑暗夜色划开一个口子。他比之前冷静了稍许,虽然速度一直没慢下来,但心里已经不再慌张焦躁,变得笃定了些。后视镜倒映出来的脸,神色也平静了许多,英气浓黑的眉毛,不再皱着,渐渐舒展开。


十来分钟后,他跟上了王源的车,王源从摇下来的车窗里,看他快速打着方向盘,把自己的车漂亮地停在一旁,而后打开车门,迈着长腿走向他们的这辆车。他穿着深绿色夹克,里面是一件灰色薄羊绒衫,黑色裤子让他的腿看起来尤为细直。


等他上了车后,司机二话不说,重新踩油门提速,往机场方向赶。车里一时没有话,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便找着话说:“俊凯啊,我车都开到120以上了,你这么快就追上我们车,不得开到快200啊?”


王俊凯看了一眼王源,后者望着前面,脸色很严肃,王俊凯知道他在暗暗生着气,便含糊着问答:“嗯,差不多。”


“不敢这样开啊,这幸好是没出什么事,但是你说万一是不是……还是太危险了,什么都没有安全重要,是吧?”心大的司机还在说着,不明白车内现在已经是低气压,王俊凯讪讪附和了几声,深呼吸了一口气,将手轻轻附在王源手上。


等了一阵,王源终于有了反应,他手指微动,侧过脸,深深看了王俊凯几眼,才压低了声音说:“以后别这么开了,我刚刚一路上都在胡思乱想,真的怕会发生什么……”


王俊凯自知不应该,只好语气刻意地轻松着,小声哄着说:“没事,我车技好着呢。以前又不是没开到200过。”


王源表情缓和了一些,但仍然僵硬着说:“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这是很严肃的事情。”王俊凯点了点头,表示深刻检讨自己错误,态度也很端正,微微笑着:“我知道我知道,下次不会这么开了。”


认错完,车厢里倒显得更安静了,两个人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车窗外已经能看到机场的灯火,只有车行驶的闷声作响,提醒着他们什么正在倒计时,迫在眉睫。


两个人一起看着车窗外,静静地,好像有很多的话,好像也不需要说了,而且当下又不能做什么,只能无声地消解着空气里的情绪。


好一会后,王源身体微动,反握住王俊凯的手紧了紧,尝试找一些日常话题,转移着彼此的注意力。他转过脸,看着王俊凯,问:“今天拍的不顺利吗?怎么到这么晚?”


王俊凯一时还在恍惚,愣了一愣,才回过神来,慢声说:“也不会……章导一直都是这样,精益求精,之前也没有好拍过,不过出来效果,大家都觉得不错。”


“也是,以前就听说过老章导严厉,再好的演员都被虐过,这次换你来了。”王源笑着说。


王俊凯听出他话里的安慰,想了想:“能出好东西就好,作品好,比什么都重要。”


“是的。无条件同意。”王源大声了些说,语气也轻松了点,“那你好好加油,好好养家糊口,给我买手表。”


王俊凯睁大了眼睛,装出胆战心惊的样子:“不是刚买过了?”


王源乐着说:“那总会有更多好看的,手表啊,车车啊,以后还有很多东西要买。”


“哦,那你赚钱给自己买好了,想买什么买什么。去吧。”


“俊俊啊……”


转眼车就到了机场停车场,年轻人的悄悄话,虽然压低了声音,但前座的司机基本上听了个大概。眼见登记时间所剩不多,司机沉默了会,而后说:“还能等个十分钟,你们两坐一会,我下车抽根烟。”


两人相视看了一眼,脸上都有些羞涩。“好的。”王源首先答应着,脸有点红。


等到车上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一时又没了声音。两个人不好意思,又坦然地看了看对方,都无声笑了笑,一会之后,便自然而然坐近了,默契变成互相依偎的姿势,手还牵在一起。王源这时候,褪下在人前的矜持,变得有点低幼,默默玩着王俊凯的手。王俊凯一手揽着他的肩,一手任他玩着,低下头,亲了亲他的头发,但也没有再多做什么。


就这样依偎了许久,王俊凯忽然说:“不可以再瘦了,我会真的生气。”王源玩着两人手的动作不停,只是声音大了些:“哇,你还说呢,你给我拿的那堆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吃的。”王俊凯言简意赅。王源默默翻了一个白眼,随后才吐出一口气,语气无不严肃:“我更担心你,前面真的吓到我了,你不要给自己压力太大,拍戏也是,85分以上,就是老天爷赏饭了。不要太处女座,不要跟自己过不去。”


“……我知道。”


“不要想着要揽什么责任,没有什么事,是真的那么重要的。当然,除了我。”


王俊凯无声地笑笑,口是心非:“那这个好像没那么重要。”


王源马上坐直了身体,面无表情看着他,伸出手,冷漠挥了挥,毫无波澜说:“朋友再见吧。”


王俊凯终于表情放松下来,咧开嘴笑了笑,伸手放在王源后脑勺,将他拉近自己,亲了亲他。王源马上捧住他的脸,化被动为主动,温柔地亲着他,安抚地,取悦地。他慢慢睁开眼,看见王俊凯浓密的长睫,动情闭着时细微地颤动,他用大拇指深情摩挲着王俊凯的脸,动作轻柔,充满无限爱意。


飞机在轨道上加速滑行,慢慢升空的时候,王源贴近飞机窗,从高空向地下遥望,他不知道陆地上那么多璀璨星火,哪一个才是正载着自己的爱人的那一个。


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两个人只是暂时分开,却像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那样疲倦。他茫然看着飞机窗外,一会之后,有水珠落在衣领上。他安安静静地哭着,不需要多用力,眼泪就自顾自地涌出来。他将脸侧向一边,压下帽子盖住脸,任温热的眼泪沾湿整张脸,偶尔抬起手,用指腹擦掉一些。


好像刚刚才分开,却已经想念王俊凯想的受不了。他们明明各自有那么多的粉丝,爱他们的家人,很好的朋友,但是说到底,跟每一个人一样,灵魂仍然是寂寞的。世界上唯独只有一个人,他能由着性子,不用丝毫伪装,跟他袒露全部的自己。就算不那么好的,错误任性的自己,他都能完完全全,毫无保留。


他们要走到哪里呢?这么多年了,他们差不多一起把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但就是像今晚这样的分开,让他不禁问,为什么会这样辛苦?为什么,要这么难?他和王俊凯,又究竟想要什么?


他知道其实并没有什么非得要哭的理由,只是一时,难受得心脏胸口都在钝痛,像被人狠狠捏着,停不下来。有个声音一直在他心里,安静地,温和地,低声地问着他:


“如果这些年,组合没有分开,他们始终在一起,会是怎样的?”


tbc


应该说,现实里,哥哥弟弟一定没这么难过,快乐和甜蜜也会更多。但这么写的缘故,是想抓住他们没有说出口的那些,我们能听见。


一定是he的,就是太忙了,恨不得一天48个小时……

评论

热度(244)

  1. ζั͡ޓއއއ๓Roseonly·诺顿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