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的狗都叫了

我亦飘零久

【毕侃】第一人称暗恋

萌之痴痴:


CP:主毕侃,带有坤廷


【他们都是好孩子,如果文中有什么让你觉得不好的地方,你可以告诉我,或者骂我都可以,但绝对不要骂他们,我会炸毛,还有请勿上升正主,人设性格有我私设,谢谢你的观看。】


  
  
【上】李希侃视角
      


    其实开始来这个节目的时候,我真的一心只是奔着混个脸熟来的,我们公司算不上什么大公司,没资源没背景,我们临临凑凑的六个人也不是什么实力超群的练习生,所以我有自知之明。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来大厂的第一天,我们一群六个人坐在高台上,等着一群又一群跟我们怀着一样的心或者又不一样的练习生进来,他们公司落在了最后,我听见下面有人说什么乐华来了都没位子了,我知道乐华,跟我们公司不同,是大公司,我那时候的想法和那个说乐华坐哪都无所谓的小哥一样,大公司的起点就赢了很多。大公司也的确不同,他们是分批进来的,先进来的两个人我都认识,是朱正廷和Justin,他们俩算是小有知名度,然后另外的那一批,有他的那一批也跟着进来。
  
  说老实话,他第一次来的那个造型是很犀利的丑,对比起后来被微博上粉丝疯狂转发的神颜帅照,简直是不能回看。但我对他有那么深的印象,并不是因为长相,而是名字。他叫毕雯珺,就写法来说,是有点复杂的,就寓意来说,又有点深沉。我觉得不如我的好听好懂,李希侃就是希望和活力,永远不会被打倒的阳光。我不喜欢究其根源,直到离开大厂的那天,我都没问他,毕雯珺,你的名字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评定等级的表演,我的意料之中,而他们却大跌眼镜,乐华作为大公司,能力绝对是有的,但竟然有点参差不齐。除去朱正廷和Justin两个能力早就被人所知的,包括他在内的五个人,居然只有一个A,还跨越了B.C等级,直挺挺的进入了D.F等级。这种感觉像是坐过山车,大起大落跌宕起伏。我说的不是我,是毕雯珺,因为那个时候我只是有一点惊讶,而他应该是难过的。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给他那么多的关注,也许真的是很少见名字独特的人,也许是因为他很高,也许是因为他出身大公司却跟我一块混迹在D班,也或许是因为缘分。 那个时候我没想那么多,因为太忙了,忙着在短时间里把主题曲表演嚼透,还要在自己无所知的情况下偷偷关注他,毫无意识的关注他。
  
  他个子真的太高了,总让人有种跳舞不协调的感觉,所以升等级的时候,他还是留在了D班,我升上了C班,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应该,但那个时候我竟然有一丝丝对D班的留恋,只有一丝丝而已,后来我就忘了。
  
  我跟他可能真的有缘分吧,第一次小组PK,我们被选在同一个组,比起在D班的时候,我们终于开始说话了,他的声音挺好听的,就是带着一股他家乡的口音,莫名搞笑,他不是看起来的那种冷漠,反而很逗,唱歌的时候气场又开的很足。小组PK我们组赢了,以逆袭的姿态,赢的恍恍惚惚。那天在PD宣布排名的时候,他跟我说了一句你真棒,带着一种奇怪的天真烂漫,那种感觉我原以为不该是他身上会有的。
  
  那个时候我们也算不上有多亲近,真正的转折点,其实是一个半夜。我犹如大仙显灵一般的失眠,想着不能浪费大好时光,就一个人悄悄的跑到练习室去。那个点练习室没人,可我刚一上楼就看见他矗在那,矗在A班教室门口一动不动,就跟葵花点穴手定住了一样,有点滑稽又有点可怜。晚上太安静了,我只是站在楼梯口,距离A班教室明明还有一点距离,都能清楚的听到里面人讲话的声音。声音很有辨识度,是朱正廷,我知道他,也和他说过话,但并不熟悉,他的口音很有意思,奶奶的很可爱,不过我也听说过,他不喜欢别人说他可爱。我觉得好奇,因为我只能听见朱正廷一个人在说一些安慰人的话,话都挺朴实,又带有他的小奶音,如果换做是我,估计已经被治愈的可以飞起来了,但里面依旧只有他的声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走开,而是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背靠着墙,把自己掩藏起来继续听下去。朱正廷是个话唠,这是我那天晚上得出的结论,他真的一个人讲了二十多分钟,还不停歇。到我实在听不下去这种如同念经一般的安慰准备抽身走人的时候,我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蔡徐坤。辨识度更高,在大厂里我觉得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就是我们互相可能不认识,但大家都认识同一个练习生蔡徐坤。他是属于牛叉顶点的那个人,谁都习惯仰望他,而我在这个奇妙又普通的夜晚,居然听到他说出了一句“正廷,你抱抱我吧。”
  
  我感觉自己开始犯困了,或许我现在在做梦,因为我不止听完了朱正廷的八百句念经安慰语录,还听到了大厂第一巨C蔡徐坤撒娇,最后被突然靠近的毕雯珺拽下了楼。他又变成雕塑了,不过这次还好,他还找了一个地蹲下来,而不是傻站着。气氛有点尴尬其实,因为这种三更半夜,我跟他在这种小树林里,一个站着一个蹲着,实在不像是正常人会做的事,基于人道主义,我没丢下他走掉,因为我感觉他情绪有点低落,但我也开不了口,因为我们也没熟到可以问心事的程度。可能他也感觉到了尴尬,抬头看了我一眼,开口说了一句话。那一刻我想穿越回我失眠在寝室的时候,或者偷听的那时候,哪怕甚至三秒前,我都会捂住他的嘴,然后趁他不注意跑掉。我从小到大都坚信,知道越多的人命短,结果我却在这天晚上知道了两个类似轰炸的秘密。
  
  毕雯珺说他暗恋他们队长,而他们队长有对象了。我发誓我没有歧视方言的意思,但是毕雯珺一个一米八七的大老爷们,操着一口方言委委屈屈的说他暗恋告终,喜欢的人有对象了那种画面,是真的很好笑。甚至冲淡了我对得知秘密的恐惧,他盯着我,眼睛还水汪汪的,我顿时更是不知所措,我不会安慰人,虽然我会侃大山,但是像朱正廷那种连续用不同的温柔词藻安慰小二十分钟的技能,我真的没有,我只能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那感觉挺不错的,他头毛软软的,平时摸不着也够不着,现在却能让我乖乖的顺毛。


     他又把头低下去了,搞得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摸,这种动作维持了五分钟,我开始手酸,他突然站起来了,眼圈也不红了,像是恢复到了人前那个模样。我想好人做到底吧,我拉住他的手,跟他说回宿舍睡觉吧,醒来就好了。我没敢看他的脸,就直接拽着他走,结果半途遇到了朱正廷和蔡徐坤,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比起见到他俩,我宁愿见鬼,天知道旁边一个傻大个会不会突然要跟蔡徐坤决斗什么的,结果是没有,但场面尬掉了。我扭头看了傻大个一眼,他居然低着头装没事人,搞的我很郁闷,倒是朱正廷有点惊讶的问我俩这个点怎么还在乱晃,我能说吗,我敢说吗,我这个三人局中唯一的外人,一句话说出来会不会你们仨原地炸掉我都担心,我就只能说睡不着出来转转,我拐了一肘子毕雯珺,他终于抬起头,却看向我。李希侃人生最崩溃的时刻也不过如此了,因为我突然发现,我拉着他的手,我们俩大老爷们半夜拉着手转弯,实在是解释不清。不,是毕雯珺解释不清,他那种蹩脚到连头都不敢抬的演技,但凡看朱正廷一眼,就能全盘崩塌,我咬了牙坚定把这尊大佛送到西天顺带帮他镀个金身的信念,说了一句其实我俩在处对象。
  

评论

热度(79)

  1. 全村的狗都叫了萌之痴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