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的狗都叫了

我亦飘零久

锁。【现实向脑洞】

相见,分开,再次相见,再分开。又一次想起y白里说过的那句话:“有的人,可能在大众眼里并不应该同时出现,然而经过时间的沉淀,沉淀下来的那个感觉,就是般配。”

苏晴安。:

>>今天不写现实向,写尽凯源也枉然


>>都是脑洞,脑洞知道吧,就是说我编的,认真你就输了。


 


01.


 


王俊凯有个小日历,每天随身携带,摆在剧组,摆在酒店,摆在一切能摆的地方。


 


导演知道这件事情,不仅知道,还特别允许他摆在自己的监视器上,但是从来也看不懂上面花花绿绿用外星文字写的东西是什么。


 


“小凯啊。”导演问他,“你这些又蓝又绿的是什么意思啊?”


 


“不知道啊。梦游随便画的吧,导演我走啦!”


 


珍惜地把自己的小日历塞到大包里,王俊凯半开玩笑半敷衍地说。


 


导演叹口气摇摇头,也不再追问王俊凯了——毕竟无论怎么说,王俊凯是个是十足的大明星,论人气,他火得都快要烧起来了;然而性格却十分不像大明星,温和又谦和,一点架子都没有。


 


唯一有些奇怪的是,对于自己有些事情,王俊凯,乃至于他身后的整个工作室,都沉默得很厉害。


 


就比如说,这个日历到底是拿来干嘛的。


 


又比如说,他不拍戏也要时时拿盒子装着带在身边的卡地亚手镯又是拿来干嘛的。


 


以及他闲来无事在拍摄地转悠来转悠去扯的花花草草再是干嘛的。


 


都不知原因。


 


哦对了。说到这个花花草草,导演又有话说了。


 


明星嘛,说白了也是人,不是工作的机器——拍戏再忙,总有闲下来的时候。


 


于是闲下来的时候,有的明星喜欢逛夜店,有的明星喜欢请人来酒店,有的明星干脆就是男主演勾搭女剧务,大家都是忙得不着家的人,高兴起来就彼此慰藉,成年人嘛,也就这些兴趣,都是饮食男女。


 


不过,王俊凯兴趣就比较奇怪了,喜欢“捡东西”。


 


比如冬天时山里的一捧雪一片叶,春天里的花与草,拿个路边儿三五块就能买的盆儿养着,撒点水,宝贝一样地带回北京。


 


你说奇不奇怪?


 


当然,正常的兴趣爱好,王俊凯也不是完全没有,买点当地好吃的东西好玩的东西,每次回去前打包些网红店的食物东一个行李箱西一个行李箱地塞满,这都很常见。


 


不过,正是因为常见,所以也就不用多说了。


 


看着自己没放日历空荡荡的监视器,导演正思考着,就看着王俊凯开着车子,从停车场那边过来了,开到他身边的时候,还礼貌地开了车窗,微微一笑:“导演!走了啊!”


 


“你开车啊?”导演语气有些吃惊。


 


“对啊,这不是——刚拿了本,想多练练嘛~”


 


……额,要是如导演所知,王俊凯这个本儿可不是刚拿的。


 


他餐风饮露地在山里拍戏的时候,就能开着带锁链的车在雪地里飞驰了,现在春暖花开,十有八九也算个“老司机”了。


 


不过王俊凯的再见,也确实就是一个再见的意思而已,也没有留质疑的时间和空间给旁人,匆匆打完招呼,他关上车窗,就准备继续赶向机场。


 


马峻坐在他的“专属座位”上,看了看王俊凯的侧脸,叹了口气,然后又笑起来。


 


小马哥笑起来脸上全是褶,活生生把调侃笑成了奸佞,然后说:“至不至于哦,你娃儿心都飞到北京去了。”


 


“嗯?什么北京?”王俊凯专注开车,问话也非常随口。


 


“噫!跟我还装!不就是北京么,你家王源在的地方。”


 


“你家王源”四个字,那绝对是别有用心地加重的。


 


王俊凯抬起眸子,用余光淡淡地瞥了马峻一眼,又将目光专注回了自己的车子。


 


“就你话多。”


 


“你不想你老婆?”


 


02.


 


王俊凯在北京也有车。


 


哎……我在说什么废话。


 


像王总这种青年才俊,在北京虽然还是买不起房,但是买点代步工具,那不是稳中又稳?


 


从飞机场转下高速,王俊凯的保姆车带着他往一个不知名的停车场开;又是十几分钟,另一辆并未广为人知的车辆驶出停车场,王俊凯坐在驾驶座上,眼睛上挂着一幅黑框眼镜,专注地看着路面。


 


小马哥已经从他所谓的“专属座位”挪到了后排委屈地就坐——所幸小马哥的腿脚不算长,窝在后座也很宽敞。


 


王俊凯身边的座位上放着一只兔子,兔子的耳朵被一朵蓝色的大花绑起来,束手束脚地露出天真的笑容。


 


“……还没有接到你家王源,副驾驶让我坐一下怎么了?”马峻缩在后座,开口确实是委屈坏了。


 


王俊凯专注地开车,闻言曲起自己日渐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方向盘,思索了一下:“小马哥,你没看见副驾驶有人了吗?”


 


……


 


鬼,鬼故事?


 


瑟缩着往副驾驶上看了一下,然而无论马峻怎么努力,都只能看到那里坐着那只王俊凯不远千里从大连带回来的兔子。


 


“哪……哪有人啊?”壮着胆子,马峻举手提问。


 


“在这里哈。”伸手飞速地将兔子转了一个圈儿,王俊凯展示给马峻这只小兔子背后的一个贴条儿。


 


那是一行马峻极其熟悉的字体写的字,也就是在半年前,他还经常看着这个字体的主人,晃着他细白的胳膊躲在镜头后面,抱着王俊凯的肩背上蹿下跳。


 


哪行字体是这么写的:“私人专属王俊凯,非请勿动。”


 


“懂了吧?”王俊凯问。


 


“……不想懂。”


 


03.


 


最后,小马哥是被王俊凯以一种:“我已经送佛送到西了,接下来我要开始谈恋爱了”的嫌弃口吻,扔下他的车的。


 


下车之后,马峻仔细思考了一下——或许不只是那个副驾驶是王源私人的,估计连整辆车都是。


 


不过也是。


 


反正这辆车是王俊凯的,王俊凯都是私人的了,那车是谁的,不言而喻。


 


不过,马峻还是合理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愤怒:“以前你们需要监护人帮忙带出去约会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


 


王俊凯的脸被车灯罩着,似乎有点内疚,于是他说:“那也是强哥开车带我们啊……你一般都不知道溜到哪儿去了。”


 


“还有,你怕不是忘了吧?”


 


“王源儿现在的监护人是我哦。”


 


……输了。


 


马峻心想。


 


说到监护人这件事情,确实是说来话长。


 


对于王源这种需要到处跑的人来说,其实监护人不监护人的,不跟在身边,都是一个虚名;但是或许是王俊凯这位五讲四美的好哥哥当得太好,双方家长太放心。


 


去年吃了顿羊肉火锅之后,就把临时监护权办给了王俊凯。


 


哎,反正这件事情之后,王俊凯有几天算几天,嘚瑟得都快上天了。


 


比如现在,高兴地一拍自己的方向盘,王俊凯得意嘻嘻地撑着头,笑得一脸欠揍:“成年人的权利,可不是开开车那么简单。”


 


“……”


 


小马哥被噎得不行,半晌才回过神来,猛地回击:“切,那也架不住没成年的还大有人在,你吃不到兔兔啊?”


 


回应马峻的,只是一车尾巴的灰,和尾气而已。


 


04.


 


“喂~”


 


王俊凯把车停在家楼下,打电话给王源的时候,电话里传来的,就是这么一声尾音勾着缠绵,软乎乎的“喂”


 


然后下一句,则是“刚哥”本哥在外肯定从不发出的甜甜的问句。


 


隔着听筒传来,更像是吃多了大白兔奶糖的嗓音,奶味儿里都透着甜。


 


刚哥问:“你是谁呀~?”


 


“我是谁你不知道吗?”王俊凯脑袋贴着手机,在黑暗里笑得很轻。


 


“不知道呀~嗯,我睡了,没看来电显示来着。”听筒那边声响穿来,是被子的摩挲声;也不知道他为了这声摩挲,得抓着多少被子在听筒边儿蹭来蹭去,这么想着,王俊凯的笑意更深。


 


他的眼睛里含着温柔的爱意,笑起来眼睛弯钩的地方,爱意就满得即将顺着眼角都流下来。


 


不过,王俊凯开口的时候,却还是充分发挥他拍了几个月戏积累的演艺经验,装成了严肃的口吻:“哦,也就是说,你跟任何人打电话都这个声音撒娇?”


 


“……”电话那头沉默了。


 


“嗯?”王俊凯又问。


 


“……哥,你出去被花花世界弄坏了,不是我纯洁无瑕任人调戏的哥了。”王源从双人床上爬起来,不高兴地嘟起嘴,举着手机。


 


“……别废话,好不容易要见面了还隔着手机聊什么?快点下来,开车接你去玩儿了。”


 


05.


 


王源跑下楼来的时候,脚里还穿着家里的小兔子拖鞋——他脸上胡乱戴着一个不知道是属于王俊凯还是属于自己的口罩,从电梯里面探出一个小脑袋,然后贴着同要去车库的人移形换影,拉开了王俊凯的车门。


 


先扔上来的,是一个绿色的猫。


 


然后,一把金色的螺丝刀。


 


再然后,穿着小兔子拖鞋的脚才踩上路虎高高的门框,一只细白又长的手伸过来,理直气壮地递到王俊凯的面前。


 


“上不来,高!”


 


对,路虎真的是高,即使王源是个一米七好几的大长腿,也无法用自己的力气攀登上来。


 


王俊凯笑着看他,毫不犹豫地,伸手拉住了他的手指,轻轻用力,又把王源拽了上来。


 


一屁股压着一只兔子和一只猫,借着地下停车上微弱的灯光,王源看着王俊凯,先在口罩下露出了一个笑容。


 


“哥!”


 


“诶,在呢。”王俊凯回应着。


 


“想你了!”


 


是真的很想你了——虽然我们已经几乎用一切方法能多见几面就多见几面,但是还是无法多到满足的程度。


 


“但是但是!”


 


还没等王俊凯开口,王源又补充了起来。


 


“我已经长大了,想哥哥的时候也不会哭了。”


 


他的口罩还带在脸上,眼睛弯弯就判断是微笑——嗯,大概是这样;不过王俊凯还是伸手过去扶住了他的手,然后拉着他的手,放在了汽车的档杆上头,往前一推。


 


“想哥哥的时候,还是可以哭一下的。”


 


06.


 


车从停车库驶出,王俊凯才腾出一只手,去拉王源的口罩——这年头,狗仔都喜欢在停车库等个大新闻,所以他和王源,十分谨慎。


 


王源过了一开始煽情期,终于开始在车里面找来找去。


 


“找什么呢?”王俊凯开车的时候比较专注,一心一意地盯着地面——尤其是王源在车上的时候,除了一心一意,他甚至车速也不敢开很快。


 


要是他家导演看到他在北京平坦开阔的地面上用这样的车速往前的话,人生的未解之谜,只怕又得多出一个了:正是那个在雪地都敢飞驰纵横的王俊凯,竟然也有开得这么小心翼翼的时候。


 


王源在车后面找了一圈儿,却并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这才不满地转过头来,质问王俊凯,也就是他哥:“我的兔子呢?”


 


“……”


 


“弟,要不,你看看你屁股底下?”


 


迪士尼的玩偶质量还行,坐起来软趴趴的,两个坐成一个左右,王源把那只被他坐扁的兔子捞出来,然后又把被他坐扁的猫捞出来,左右手各抱一个,然后转动两只玩偶的脸,让他们亲了一口。


 


转动的时候,猫后面的纸条也转了出来,如王源那张内容如出一辙,只是字体不太相同,上面写着:“私人专属王源,非请勿动。”


 


干完这一切,王源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然后又把眉毛皱起来。


 


“我的花呢?”


 


“后备箱,等会儿给你看。我上次挖到了一颗特好看的黄色花,差点就没养活。”


 


正说着话,面前路口的红绿灯闪了闪,王俊凯稳妥地把车停在车流之中,然后取出一本随身的小日历,又将一支蓝颜色的水彩笔递给了王源儿。


 


“画吧,王源儿小朋友,这次我们成功会面了,没有被水掉。”


 


车窗外的灯光投影而入,王源捧着日历一笔一划地书写了一个他自创的符号,写完之后,又抽出一支绿色的水彩笔,在下一个日期上标记。


 


“王俊凯,你看。”


 


“距离我们下次能见面,还有二十天诶。”


 


“你说,我下次能在这个日期上叠一个见到了的标记,还是又只能让你自己画一个……见不到的呢?”


 


路口的红灯开始闪烁,还有五秒就要变成绿灯。


 


王俊凯转过头来,神色认真地看向王源,把他举起来的日历合拢,温和又坚定地拿到自己手里,然后才说:


 


“当然是见到了的标记。”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


 


07.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北京也有湖水,虽然不是很常见,也近了郊区——王俊凯租了这个高端会所的一座小木屋,外面的星河是几个点,却也很有意境。


 


从大连远道而来的花摆成一圈,伸手就能拨弄;小日历被围拢在中央,除了知情人看过来,都是鬼画符。


 


升起很不错的炭火,王俊凯勾腰从会所准备好的木桶里拿出烤串,放在炭火上烤,木屋临水,王源悠然地抱着两个玩偶,看着水面和王俊凯的剪影。


 


“喜欢这里不?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查到的。”王俊凯烤肉串,边说。


 


“喜欢,哥选的地方我都喜欢!”


 


切,什么嘴,这么甜。


 


王俊凯忍不住笑,烤肉的时候袖子挽起来,露出一个金色的手镯;王源躺了一会儿,把刚才随着猫一起扔上车的金色螺丝刀拿起来,走到王俊凯的身后,从他背后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小心别被油溅到了。”王俊凯轻声提醒。


 


“不怕的。”王源说,他紧紧地靠在王俊凯的背脊之上,伸手摸到他的手腕,然后摸到那个金色的手镯,螺丝刀准确地和上面的缝隙结合,往右转,王源把手镯打开。


 


“不锁着了?”王俊凯翻动另一只手腕,撒了一把调味料。


 


“嗯啊——出去的时候,就用兔子和手镯锁着你,让你必须时时刻刻都记得我。”


 


“但是现在我就在这里啦,我亲自把你锁起来,就不用手镯了。”


 


王源贴着王俊凯的背,轻轻说道,须臾,王俊凯转身,正面抱住了王源的肩膀,他抬手抚摸了一把王源的头发,轻笑起来。


 


“用什么锁?”


 


踮起脚尖,王源毫不示弱;他攥着螺丝刀抵住王俊凯的背,威胁一样地吻上王俊凯的唇——背景是北京稀疏了星河的夜色,空气里有木材与烧烤香味交融,他们的舌头勾在一起,呼吸急促起来,也没有放过这个吻的来势汹汹。


 


直到结束,王源趴在王俊凯肩头,呼出一口气;只是一秒,他又抬起头来,大笑道:“懂了吗?”


 


“懂什么?”王俊凯有些不解。


 


“用我自己啊,用拥抱,用亲吻,锁住你,永远锁住你。”


 


08.


 


来北京是为了工作。


 


匆匆一面,也要走。


 


明星这个行业,尤其是大明星这个行业,不存在哪里是定点,只能天地之大,四海为家。


 


兔子和日历又收进背包了,王俊凯走哪儿背哪儿,假装这些没有生命的物件,就是他的小朋友——至少至多,是他小朋友的一个缩影。


 


临行之前,王源搭配了一整套给王俊凯的衣服,很不是王俊凯的风格,但是很有王源的风格。


 


卡地亚的手镯还在一边放着,是王俊凯脱西装的时候取下来的,换上王源给他搭配的服装之后回头,看见王源抱着那只绿色的猫,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王俊凯。


 


“哥,白白。”王源呆呆地说,声音很小,很轻,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被罚坐在这里那么小心翼翼。


 


王俊凯看着不忍心,过去揉揉他的头,又压着他吻了片刻。


 


“我要出发了,去大连拍戏,回来再给你带花,还给你带好吃的。”


 


“嗯。”王源说。


 


“记得帮我照顾好自己,每天发信息。”


 


“嗯。”王源又说。


 


看着自家楞楞的小朋友,王俊凯叹了口气,拿起了床上的那个手镯,放到王源的手心上,轻声说道:“小朋友,王源小朋友!”


 


“……干嘛?”


 


“来,到时间把我锁起来了啊,你私人的王俊凯,打了标签,非请勿动。”


 


“……”


 


螺丝刀又被捏在王源的手指之间,他为王俊凯戴上手镯,然后落锁——锁了的自行车就是属于他的主人的,锁了的柜子也是属于他的主人的。


 


那么锁住了的王俊凯,就是属于王源一个人的。


 


即使分开再久,那也是私人所有,不允许随便乱拿乱放的。


 


背上装着兔子和日历的书包,王俊凯走上廊桥的时候,忽然瞥见了手腕那一抹金色——那是属于他的锁,他的小朋友给他的锁。


 


嗯,不然呢?


 


抬起自己的手指,王俊凯忽然觉得,头发好像,有点痒来着。


 


 


 =======================================


信心十足地和人打赌了一定有人在等我写现实向对不对OTZ!!!


球评论球长评大家一起磕啊!


 

评论

热度(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