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的狗都叫了

我亦飘零久

【邬松】你是不是把棒球放在第一位啊?

Yun:

4k+短篇完结傻白甜


你是不是把棒球放在第一位啊? 


《我们的少年时代》邬童x班小松


——例行和棒球争宠的邬童先生


——每天都很喜欢棒球和邬童先生的班小松先生


 


0.
 


白色的球体,两圈缝线般的痕迹对称地绕在上边。


——所以,棒球真的有那么好看吗?


——而且,棒球有我好看吗?


1.


邬童陪着班小松站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上,成为了某著名运动品牌发售限量棒球及棒球衣当天店门口的排队者之一。平日便熙来攘往的街道,如今也硬生生地被队伍占去了将近大半的宽度,人气可见一斑。


班小松邀请邬童一起排队买所谓的限量款的时候,邬童下意识地便拒绝了。开玩笑,他才不会做这种傻乎乎地站几个小时就为了一件衣服的事情。


可是就像每一次发生的那样,邬童本童还是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这里。


也怪不得邬童总是心软。谁让每次班小松,总是要眨着圆圆的眼睛,微微抬着头,眼神中流露出希望得到肯定回应的期盼。从邬童略高他半个头的视野望下去,那些平日里的俊朗帅气全都被满心满眼的可爱灵动冲到不知道哪条大江里去了,叫他心旌神荡地晃了神,迷迷糊糊地就答应了。


甫一点头,班小松就高兴地鼓起了掌,又拽拽邬童的袖子大声地道谢,夸起了邬童的两点好——这也好和那也好,惹得邬童不自觉地双颊发烫。


看着班小松笑眯眯地打开钱包清点平时攒下的零花钱,邬童便又打消了让小王助理帮忙直接去店里订一套、让班小松不要傻乎乎去排队了的念头。


排队是很无聊的事情,但和班小松在一起就不同了。


准确地说,和班小松一起做什么事情,都很难不开心。



2.


——对不起,是我错了。


邬童黑着脸听着班小松在耳畔兴奋地说个不停,决定收回昨天天真的想法。和班小松在一起排队,同时听班小松滔滔不绝地夸自己最喜欢的投手有多好多温柔,实在是让他很不开心的事情。


班小松如数家珍地和邬童分享着这款限量棒球服的小细节,从品牌方怎么找到那个棒球巨星谈合作的,到衣服袖口上设计的缩写是什么意思,再到发售价格和投手生日的巧妙联系……说着说着连脸色都变得红润了,甚至在谈到可能抽到那个劳什子棒球巨星的亲笔签名棒球的时候,露出了罕见的害羞表情。


被满脸写满憧憬的班小松一缸一缸地灌着醋,一点也不想故作大方的邬童觉得自己胸口都是无处可发的怒气。


他才不喜欢听班小松这个棒球笨蛋在自己男朋友面前吹捧别人这么久。


尤其是讨厌字里行间总离不开的那些定语,诸如“我最喜欢的”、“我好喜欢的”、“超级帅的”云云。


这个笨蛋难道都没有把自己男朋友放在第一位吗?


3. 


被邬童打断了发言的班小松愣了一下,迅速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为,觉得一定是自己的话太多烦到邬童了。对方都这么好心来陪自己排队了,自己却忍不住那么聒噪。


于是只好不自觉地瘪了瘪嘴,冲着对方示好般地笑了笑,微微垂着的脑袋却透着一股失落的小委屈,看着就让人心疼。


心疼的邬童“啧”了一声,他最见不得班小松仿佛受了委屈的样子。别人敢欺负班小松一下,他就想把别人打到落荒而逃;自己欺负班小松,那也只是太喜欢他才逗他、没有真正让他伤心的情况下才行,否则,他邬童凶起来连自己都打。


温柔的、带着薄薄一层茧的手掌抚上班小松的头发,顺毛似地摸了几下。


眼里又亮起光来的班小松抬起头望向邬童,看着穿着黑色卫衣的酷酷大男生别别扭扭地和自己解释并没有嫌他说话太多太吵,他可以继续说的。


哦哦。班小松开心地点点头,看着看着邬童,便发起了呆。


他的男朋友真的很帅诶。乌黑又清爽的一头碎发,一双凶悍时叫人害怕、温柔时叫人着迷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连下巴生的弧度都恰到好处。怪不得无论是上一个学校还是他们月亮岛,都有无数春心萌动的少女想要拜倒在他的棒球服下。


就是有时候看上去脾气不太好。当然啦,其实他是很温柔善良的人,一点儿也不凶。邬童的凶就像是小猫咪不熟悉时候的“嗷呜”示威声,一旦走近了,就会发现他特别好,甚至还有点怪可爱的。


还有特别重要的,就是他棒球打得特别棒。就算是回忆起和他在银鹰对阵小熊的赛场上,令人感到并不愉快的初次相遇,班小松还是会诚实地坦白自己被帅到、酷到、震撼到的内心。


4.


被炽热目光裹挟着满满欢喜地注视着,邬童酸溜溜的心又变成了一大颗软软甜甜的棉花糖,被放回了班小松珍藏的巧克力熔浆瀑布里,裹上了一层又一层甜蜜的糖衣。


他最受不了班小松情绪满满的注视。无论是像这样带着不加掩饰的爱慕也好,还是可怜兮兮地想要他答应些什么,甚至是气呼呼地瞪着他……他觉得奇异,班小松精致的五官能够演绎出这么多缤纷浓郁的情绪来,每一种都仿佛直接穿过皮肤纹理,毫不犹豫地砸中他的内心。


又例如,他一时失态将班小松最心爱的零食扔还给他。过后后悔地从转角处探过身来,做好了听到属于男生的抱怨甚至辱骂的准备,却看到气鼓鼓的班小松小小一只,靠在墙边吃起了薯片。充满胶原蛋白的腮帮子一动一动地,活脱脱一只天真无邪的小松鼠。


怎么这么可爱呀?


邬·闷骚·没喜欢过谁·童,一下子就被小屁孩儿丘比特的箭射中了,登时胸口又痒又麻。


同时,邬童又很无奈班小松的粗线条。把自己攻略了之后,就开始变得不得了了起来,之前的可爱黏人不见了不说,还愈发肆无忌惮了起来——嫌弃自己的小蛋糕做得不好吃、疑心自己和女生早恋、觉得自己要去美国在梦里哭得不能自已……特别是在自己忍不住和他告白的时候,居然惊讶万分地瞪圆了眼睛——虽然依然特别特别可爱。


意外?意外个什么啊。


要是不喜欢你,怎么会对你这么好呀。笨蛋。


5.


看着邬童露出非常不符合人设的傻笑,班小松乐不可支地伸出两根食指戳了戳他的嘴角,成功地让沉溺在甜蜜回忆中的邬童先生回归现实:“别发呆啦,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其实很容易脸红的邬童愣了愣,镇定地哼了一声,极为镇定地摸了摸班小松让人爱不释手的小脑袋瓜,微微弯下身俯在他的耳畔:“在想班小松。”


觉得自己又被邬童不怀好意地欺负了,班小松耳廓通红,梗着脖子瞪着那双桃花眼,觉得最近的邬童越发没个正经,整天脑子里就是些情情爱爱的甜言蜜语,都不知道还剩下多少给了棒球,也不知道是不是小王叔叔带坏的。


从棒球巨星的醋缸里爬出来,邬童看着甜甜的班小松和他红红的耳朵,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甚至还有点想和班小松两个人打棒球。对,就他们两个人,两个人一起打棒球、两个人一起踢足球、两个人一起打篮球、两个人一起斗地主、两个人一起争上游……


6.


总算排到班小松和邬童的时候,班小松难掩兴奋地报了尺码,把悉心理齐的零花钱交到售货员的手里,爱不释手地抱紧了期许了很久的棒球和棒球衣。他冲着邬童露出一个俊朗又天真的笑容,拉着对方的袖口,一路絮絮叨叨地走出了店铺。


邬童,我可喜欢这件棒球衣啦。


邬童,我可喜欢这个限量版棒球啦。


邬童,虽然这个有点贵,但是做工一看就很棒诶不愧是大牌。


邬童,你也看一眼嘛……


班小松不断地传递着自己的心情,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喜悦,却又不自觉地、着实坏心地往着邬童的心海里灌着源源不断的经年陈醋。


再沉稳也逃不过少年心气的邬童,最大的担心不是班小松哪天突然移情别恋了哪个别人,却是班小松应允了他的告白只是因为“邬童是一个打棒球很不赖的人”,真爱的其实是棒球。


有时候他也对自己奇怪:邬童啊邬童,你是在和一个球争宠吗?


可是每每看到班小松的反应,他又情不自禁地确实在醋海里扎扎实实地泡着。


又能怎么办呢?他太喜欢班小松啦。班小松是他生活中最鲜亮的色彩,是他欢喜的起点。他喜欢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次看着自己就亮亮的眼睛,每一次睡得迷糊就会嘟起的索吻唇……


7.


总是大大咧咧的班小松,在被邬童拉到商业街后的无人小巷里壁咚之后,紧张地滑动了下喉结。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邬童的气场有那么一点外放,虽然没有恶意,又带了明显的侵占性。


是他太吵了吗?是的吧,今天这么麻烦邬童。


班小松想,妈妈说过,恋爱是一个需要互相包容、主动退让的过程。虽然没搞明白邬童突然动作的理由,但示好总是没错的。于是,他把棒球和棒球衣都递到了邬童的面前——虽然由于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他只是微微地举起了手臂。


“干嘛。”邬童撩人的低音炮在班小松透着粉色的耳边隆隆作响。


“你……帮我拿一下。”


邬童不得已抬了抬身,撤回撑在班小松肩膀两侧的手臂,抱紧了班小松硬是要让他拿一下的“情敌”。


他皱起了英俊的眉头:“诶。我说啊,班小松,你到底喜欢棒球多一点还是……”


8. 


“啵。”


有些不满、正质问到一半的邬童脸颊一热,一颗心瞬间融化在班小松一记响亮的亲吻里。然后,晕晕乎乎地听着班小松感谢他陪他来买限量版的球衣、说自己给他添了很多麻烦、其实邬童不愿意他也可以自己来、甚至就不买也可以云云……


“宝宝。”


“……啊?”


“你亲错地方了,我来。”


于是下一个懵懵懂懂地就被粉红色海浪席卷的成了被打断发言的班小松。班小松被托住脊背、轻柔又迅速地推在墙上,手里被送还了刚刚拿出去的球衣和棒球。争宠获胜的小老虎向他露出虎牙,毫不迟疑地捕捉到他的嘴唇,一番甜蜜吮吸,再趁其不备地撬开对方的齿列,把满满的喜欢都留存在他的唇齿间。


勉强亲够了,邬童埋在班小松好看的肩窝里,怕藏不住自己的笑意:“班小松宝宝,我和棒球哪个更重要呀?”


“……”聪慧如班小松,一下子反映过来他的傻子男朋友,堂堂大名鼎鼎邬童,竟然在吃一颗球和一件衣服的醋,顿时毫不掩饰地笑出了声。


被班小松略显单薄的胸腔传来的震动震得一颤一颤,邬童自觉羞赧,一把从班小松怀里扯走那件宝贝棒球衣,盖住了两个人的脑袋。


被遮去大半光的亲密空间里,两个人滚烫的呼吸偷偷交缠围绕在一起,激得双方都微微发颤。邬童又吻住班小松,在他肉嘟嘟的下唇刻意地咬了好几下,宣示着他作为男朋友的甜蜜惩罚。


嗯……他比棒球重要就好。哪怕班小松嘲笑他,也就算了。


9.


——对不起,真的是我错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邬童看着班小松瘪着嘴摸着被蹭到墙上脏污的袖口唉声叹气,又第九万二千一百一十八次地怀疑——自己其实在男朋友的心里还是比不过一颗球。


“班小松!”


“怎么啦邬童。”


“我帮你再去买一件!”


“不许,你浪费这个钱干嘛。”


“那……那我回去帮你洗。”


“我就是担心洗不掉怎么办呀。”


“一定洗得干净,实在不行……”


“你又要买?”


“实在不行,我就让王助理帮忙洗。”


“诶,这个可以!”


10.


今天也被勒令不许跟着邬童和班小松出门的小王助理,在一个难得悠闲的周末猛烈地打了一个喷嚏。


——不知道他们今天买衣服还顺利吗?


小王助理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慈母般心情地啜饮了一口。




#END

评论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