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的狗都叫了

我亦飘零久

【ABO】恋爱ING

王总裁私人秘书:

【ABO】恋爱ING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看段子的话……


既然我这么喜欢邬松的话……


半架空,假ABO……


 


 


1.


 


邬童很瞧不起班小松,不是因为班小松是个Omega,而是班小松明明是个Omega,却非要混在一群Beta和Alpha中流着臭汗打棒球,还成天傻乐着当什么棒球队队长。


 


在他印象里,Omega都应该是香喷喷、软乎乎的。就跟他妈咪一样,身上的味道一直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


 


可是班小松呢,他每天回来身上全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味道,臭烘烘还自以为代表着男子气概的汗味,以及其他Beta、Alpha的野蛮气味。


 


 


班小松特别烦邬童,不是因为邬童是他很想成为的Alpha可自己却长成了Omega,而是因为邬童这样的Alpha果然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愚蠢生物,他就是个接吻狂魔。特别是上次在邬童家的时候,小王助理搞错了情况给邬童拿了杯酒,邬童一喝就红着脸抱着他班小松又亲又啃。


 


还说你好香什么的。


 


这个混蛋Alpha平日最喜欢嘲笑他是Omega中最臭的,怎么会夸他香,想想都知道是抱错了人,所以他说吧,Alpha全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2.


 


邬童第一次见到班小松时他这个小少爷正跟家里怄气要出去住,凑巧的是离银鹰只需十分钟自行车路程的出租房里有个叫班小松的同级生在网上发出了合租邀请。不过那家伙在月亮岛读书,因为迫切地想要向父母证明自己可以自立才搬出来住的。


 


邬童那天去的时候问他,你跟一个Alpha住不害怕吗?


 


班小松看了他一眼,说不怕。


 


那一眼邬童是真的觉得班小松看不起他了,自己也许永远不会出现在对方的伴侣候选那一列里。


 


因为不在一个地方读书,班小松又天天很晚回来,每次回来身上都带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属于其他Beta和Alpha的混合气味,邬童自然对他成功定性,一个不知检点的笨蛋Omega,难怪说不怕和他这个Alpha住。


 


他们那个出租房就只有一个浴室,邬童这个小少爷却不觉得和之前环境比有多寒碜,因为那个浴室挺大的,对于他这样的处女座来说达到了干净的标准。


 


有天他在客厅看电视,看到他的爸爸不嫌事大的在电视里对着他隔空喊话,什么爸爸love you,宝贝儿子快点回家这类的话,他烦躁极了,然后就听到啪嗒啪嗒的踩水声,班小松正在浴室门外擦自己的拖鞋,刚洗完澡的班小松感应到了他的目光,便懵懵地抬头看向他……


 


班小松的刘海湿了,软塌塌地贴着额头,眼里带着迷迷糊糊的水意。


 


乖巧得不像话呢。


 


隔得老远,都能嗅到他刚洗完澡后身上清清爽爽的属于自己的信息素香气。


 


这么甜…难怪一回来身上全是别的侵略者的味道。


 


“你那样看我干吗?”班小松问。他的心扑通扑通的。


 


“没,要是你一直干干净净的就好了。”邬童没什么意味地笑。


 


班小松觉得怪难受的。


 


 


后来在银鹰对决月亮岛棒球队的比赛中邬童看见了班小松,险些迟到的班小松从那头慌慌张张地跑来,经过他时愣着跟他对视了很久,那双闪闪的大眼睛眨了几下,突然意识到银鹰那个从不来训练的王牌投手就是自己的室友,他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邬童微微挑了挑眉。


 


所以…其实每天都是去进行棒球训练,不是跟别人鬼混啊。邬童当时心里这样想着,觉得班小松这只Omega有趣多了。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大好。


 


Omega还能上场,可真有意思。


 


邬童毫无压力地投走一个个对手,等到班小松上场的时候,他坏笑着勾唇看了眼班小松,就随便地连续扔了好几个球戏弄他。


 


队友都看不下去了,在远处对着他破口大骂。


 


而邬童看到了班小松不肯服输的坚定目光,紧紧攥着球棒的修长手指,觉得自己是过分了,认真地投了个正常球,没想到班小松这家伙效仿了银鹰刚刚一个队友的花式击球给击中了,然后班小松飞快地跑了起来,眼中带着明亮的笑意。


 


学习能力很强。


 


邬童呆呆地注视着班小松奔跑的背影,不知道那一刻心底冒出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啊,真想让他变成我的。


 


是这样吗?


 


 


“少爷,你为什么要转学啊,你爸爸他很生气。”


 


“我的Omega在月亮岛。”


 


“小童,你终于长大了,老板他很开心啊。”


 


 


3.


 


邬童加入了月亮岛棒球队,班小松被邬童的球技给佩服得不要不要的,自然很珍惜他这个队员,在出租房的时候成天想着怎么讨好他。


 


他自以为把邬童带到自家拉面馆吃饭,在帮陶教练带果果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跟邬童同甘共苦,把邬童做的难吃得要命但是对那人很重要的小蛋糕全吃完,这样之后邬童就可以完全信任他们棒球队,陪他们打进全国联赛。


 


这些是起到了些作用,他们的棒球队确实开始变得越来越好。


 


可是呢,在那个优秀的Omega邢姗姗问邬童要不要跟她去美国打棒球时,邬童开始犹豫了。


 


他班小松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资格让邬童留下。


 


人家Omega会跳啦啦操,长得漂亮大方,身上还有种高级香水似的好闻的信息素,哪像他,天天被邬童嘲笑一个Omega有个棒球梦弄得全身臭烘烘的。


 


那次邢姗姗被邬童请来在他们体育馆跳啦啦操给月亮岛中学的啦啦队看后,还偷偷跑到班小松边上问他一些很莫名其妙的问题。


 


是啊,全月亮岛在焦耳那个大喇叭的八卦宣传下都知道他们棒球队在邬童家开庆功会的时候,他班小松被邬童给又亲又啃的,场面一度很难看,很搞笑。


 


谭耀耀那个智障还在私底下对他说,队长,你要留人也不能卖身啊,邬童怎么会喜欢你。


 


班小松小心翼翼地看着远处的邬童。


 


然后邢姗姗就问他:“邬童亲人真的很凶吗?”


 


他转过头来,迎向邢姗姗好奇的目光,还有对方那独属于少女的精心抹了颜色的嘴唇,心里泄了气,想着跟她走就跟她走吧,这么好看的Omega,美国这么棒的打球环境。


 


 


“凶死了,很疼。”


 


他说。


 


然后他听见女生轻轻笑了一会儿,就被所有人起哄着让邬童给送回家了。


 


班小松也自己回出租屋了。


 


 


他喜欢就让他喜欢去啊,班小松躺在床上都还在催眠自己。


 


后来班小松做了个梦,梦里他问邬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邬童恶狠狠地说,对啊,我就是很讨厌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班小松以为自己发了高烧,他的身体烫得要命,身上一直在出味道,浓烈得要了人的命。


 


直到邬童闯进他的房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都以为自己在梦里,他勉强睁开眼睛红着眼眶瞪着邬童,“你以为我不讨厌你吗?你滚啊!”滚去你的美国。


 


邬童一脚把门踹上,就往班小松那儿逼近。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他身上那股强大的属于Alpha的气味一直往班小松身上贴,班小松偏不肯认输,抗拒地把自己包得严实。


 


你讨厌我,我讨厌你,这还不公平吗?


 


他的头很晕,然后就发觉邬童已经走到他边上了,对方粗暴地把他的被子一把掀开,按着他的肩膀就失控了般往他的脖颈咬下去,咬破后将他的信息素缓缓注入,完成了一次暂时标记。


 


看谁能更讨厌谁。邬童满脑子的想,发了疯地想。


 


他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班小松。


 


 


第一次被标记,尽管是暂时标记,班小松被刺激得哼唧了几声,然后安静了下来,他刚刚发烧般难耐的感觉奇迹般地被压了下去。


 


班小松晕乎乎地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他俩沉默着谁都不说话,班小松觉得昨晚要不就是梦,要不就是真的,那么他意识到自己的的确确被邬童那个可恶的Alpha暂时标记了后他也就把前面一段梦境也自然归类到了现实来,是邬童先说讨厌透了他,然后又标记了他。


 


真是个大写的受信息素支配的混蛋Alpha。


 


AO本来就不负责谈爱,哪会都跟他那对甜甜蜜蜜的父母似的。想到这,班小松着实觉得委屈极了,他想着自己出来租房真的是个错误至极的决定,接纳一个Alpha一起住更是愚蠢又狂妄。现在完了,他班小松输惨了。


 


 


下午训练棒球的时候Beta女经理看着他很久,一向对气味很敏感的她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你被邬童标记了?我一开始很担心你,现在你可以好好在这群狼里面打棒球了。”


 


“栗梓,我问你,一个Alpha凶巴巴地对你说他讨厌你讨厌得要死,却把你给标记了,只是暂时标记,你觉得这是个什么情况?”


 


“小松,你不会是被戏弄了吧……”


 


 


晚上教练要带他们去KTV庆祝他的爱豆薛巨星的生日,每个成员必须唱一首老薛的歌,唱的最好的他就亲自教授他们棒球绝招。


 


班小松本来为这事准备了好久,天天在屋里练歌,练到邬童都忍不住敲他房门恐吓他。


 


结果到了KTV,班小松什么都唱不出来,自动弃权了。


 


看起来今天心情确实很差劲啊,栗梓担忧地看着班小松。


 


倒是邬童冷着张脸就点了首《意外》。


 


栗梓注意到邬童这货在唱到“如果风景早已都不存在,我想我谁不爱”,特别是“我想我谁都不爱”时,就像个小野兽,把那句歌词嚼在嘴里的,又狠又无奈,隐隐带着几分卑微的希冀。


 


班小松踢翻了一个凳子,对着邬童比了个中指,然后出去了。


 


邬童把话筒丢给陶西,立马跟了出去。


 


 


“你几个意思?”


 


“我不能唱歌吗?”


 


“你唱啊。”


 


“那你现在什么意思?”


 


“你是小学生吗,跟出来干嘛!”


 


邬童拽着班小松一下给扯回怀里,压低声音,“你最好搞清楚你现在是谁的。”


 


班小松抬起头瞪他。


 


 


4.


 


“刚刚训练完没回去洗澡我就出来了,你能别贴我这么近吗,我身上全是汗味。”班小松戏谑地看着邬童。


 


班小松不说还好,他一说邬童就觉得班小松身上那股薄荷叶一样清纯的气味特别撩人,哪有什么汗味,全是阳光的气息。就像是,阳光下扑簌着叶面悠悠地勾引着人的薄荷叶。酥酥麻麻的,像是灵魂深处的迷药。


 


他低头就吻住班小松那张可恶的不肯服软的嘴。


 


惩罚性地轻轻咬他的唇瓣,还带着往外面小小地扯一下,他偷偷眯眼,看到班小松紧闭着眼睛,秀气的睫毛却在轻颤。他的心突然被撩拨得跳得飞快。


 


他把班小松咬得很痒就算了,他还要用舌头撬开对方的贝齿,钻入他的口腔恶意欺负他。


 


已经暂时标记过一次,以致双方的契合度非常高,两人吻得难舍难分。


 


分开后班小松才大梦初醒,他手足无措地盯着邬童,就像当初给邬童送零食结果被对方一把推开时一样惶恐。


 


“你这什么酒?”他问。


 


“我没喝酒,我清醒着。”邬童说。


 


“那你是什么毛病吗,你亲我干什么,我的嘴很不值钱吗,我以后就不会有Alpha吗?”本来班小松可以很有底气地说完这些,可是他一想到自己刚刚也有沉醉其中,一下气焰就弱了,说的话也轻飘飘的,总感觉带着几分刚正不阿的委屈。


 


“我永远是你的Alpha。”邬童拉过班小松的手,温热的嘴唇贴在他耳边哑哑地说话。


 


还带着咕咚一声,那个Alpha吞咽口水的声音。


 


一切都那么危险。


 


“我不需要一个将要跟别的Omega去美国的Alpha。”班小松努力保持镇静,“我也不需要一个讨厌我的Alpha。”


 


“谁跟你说的,我不会去美国的。”邬童认真地看着他,“我哪讨厌过你,你是在小看我的洁癖吗,我会标记不喜欢的人?会亲吻一个不喜欢的人?”


 


“……”


 


“班小松,你问题太多了,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


 


“你选我还是选棒球?”


 


“.…..你”


 


“恭喜你,同时拥有了我和你的棒球梦想。”


 


 


5.


 


大学时代的邬童再也不用担心别的Alpha对班小松发出的求偶信号,因为他早就给了班小松一个浩大的成人礼,让他彻底属于了他。


 


班小松觉得最想痛扁邬童的时候莫过于他在球场整理球棒,然后邬童在边上眼睛泛着幽幽的光,声音在他边上幽怨地飘,“我可一点都不比这些球棒差。”


 


 


6.


 


《焦耳密报》:


 


据本报记者焦耳多年八卦雷达的精准锁定,今天爆个惊天大猛料。


 


班小松早就知道邬童是银鹰队的王牌投手。


 


租房的时候他说他不怕跟邬童这个Alpha住是因为他觉得,邬童是个有自控能力的Alpha,以前从本焦耳这边了解到邬童从来不送女生回家可以看出他绝对正直。然后就算邬童把持不住,班小松也正好乐意当他的Omega。


 


那场比赛大家看起来是班小松被戏弄了,其实到最后班小松转身奔跑的开心模样也看不出到底是谁在戏弄谁。


 


最不得了的事情就是——


 


邬童让班小松每次睡觉都把自己房门锁好以免怀疑他邬童要对他做什么的时候,班小松他从来都不锁。


 


-FIN-


 


看报不要钱的哦,请去下方收藏、发弹幕、顶tag、投币↓


给大家指路我最近很喜欢的B站视频,炒鸡带感:【凯源】【ABO】斯德哥摩尔情人


还有,大家以为我们安利别人时说的“千万不要上B站”是玩笑话吗,你们都赶紧给我去B站把视频看起来啊!!!



评论

热度(4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