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的狗都叫了

我亦飘零久

怕黑。【现实向】

苏晴安。:

>>脑洞而已。脑洞而已。


>>源源那个怕黑让我想了很多2333




001.




“你不怕黑吗。”




“不怕啊。”




“你永远都不怕黑吗。”




“我永远都不怕啊。”




“哦……”




……




“好黑啊,我好害怕啊。”




002.




二零一二年十月,王源第一次要和王俊凯睡在一起。




习惯了一个人起飞又降落,偶尔不寻常地有人陪自己一同去陌生的城市,王俊凯很欣喜。




具体的欣喜方式,包括连喝四杯橙汁儿与吃了两份飞机餐,以及不准王源在飞机上睡觉和一定要和他玩纸牌。




好像就是要把以前没有小伙伴跟着一起玩的项目都玩遍,飞机下降收起小桌板的时候,王俊凯仍然意犹未尽。




欣喜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二点,王俊凯闹腾一天,困得不行,连互道晚安都做不到,倒在标间其中之一的床上合眼就要睡。




刚刚合上眼,王俊凯就听见王源那边的床一片悉悉索索。




“干撒子……”王俊凯皱着眉毛问,眼睛也不睁。




“没,没撒子。”王源不敢惹王俊凯,只能小声一点自己的悉索,可声音却还在,大小声于事无补。




两个人僵持了一段时间,王俊凯被睡意折磨,却又因为声音而睡不着,冒火地按亮床头灯坐起来,骂道:“哎呀王源你干什么嘛,你睡不睡嘛,明天还有节目要录不想录了就自己回去嘛。”




板着一张脸极为严肃,软软的乖乖头也挡不住他凶神恶煞的一张脸,王源瑟缩一下,抱着枕头不讲话了。




他垂着眼角与王俊凯对峙,大大的圆眼睛里头写满了委屈。




不过几分钟,王俊凯只能投降,恶声恶气地说他:“到底怎么了,给你一分钟说清楚,不然今晚我换个房间睡。”




“不,不要。”掐着枕头的手都泛白,王源狠狠闭了下眼睛,终于下定决心,“王俊凯,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睡……我有一点怕黑。”




“哈?”




用尽王俊凯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机智,他都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一个男生大半夜不睡告诉他——他怕黑。




男生这种一到青春期就猫嫌弃狗不待见的玩意儿,不就是绝对不会暴露自己弱点,装也要装作顶天立地的吗?




王源怎么回事?




但不用想明白他怎么回事,但一件要一起睡觉的事情,根本不用思考,王俊凯直接拒绝:“你自己睡啊,我又没有去哪里,用不着一个床吧。”




“对了,我把灯给你开着,你就不怕黑了。”




拒绝得很干脆,但王俊凯瞥着王源那样子也不像作假,还是善解人意地把走廊灯给他留下了, 说完翻身就睡。




王源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床上,刚刚才白嫩嫩的眼眶瞬间就红了,他悄悄地抽鼻子,不敢惹王俊凯。




他也不是故意要提这种要求的。




王俊凯刚刚把灯关上的时候,他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时间稍微长一点,他就会忍不住想——这个酒店,是不是曾经出过什么事情?如果出过事情,后半夜会不会闹鬼?




虽然王俊凯离得也很近,可是会不会有鬼从床底下钻出来,掐自己的脖子?到时候自己叫不出来,王俊凯不知道,可能就会被鬼掐死。




因为这里不是家里,所以不够安全。因为不够安全,所以王源会害怕。




而且,而且。




这是王源第一次离开爸妈出远门,白天被王俊凯拉着疯玩尚且不觉得,现在一安静下来,就会忍不住想。




想爸爸今天工作顺不顺利。




想妈妈今天晚上做了什么菜。




想他们在重庆有没有安全地过马路?会不会出事了但是为了不耽误自己工作所以选择不说?




平时妈妈去买菜那条路没有红绿灯,对了……爸爸上班的路上车也很多。




没影的事情越想越有道理,本来是怕黑的哽咽变成了思乡的哭泣,王源把脸埋进膝盖里,没注意到抽鼻子的声音越来越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够了!”被王源折腾到睡意全无的王俊凯“啪”地弹坐起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看了哭成一团的王源一眼。




他真是不明白了,不就是怕黑吗,不就是要一起睡吗。豁出去了一起睡就一起睡,王源瘦成一个片儿,能占多大地方?!




“滚过来睡,再哭我就打你。”王俊凯凶巴巴地说。




王源抬起头,没抽进去的鼻涕挂在鼻子下面,哭得眼睛通红,不敢置信地看着王俊凯。




“脏死了!去洗了脸再过来!不准把你哭脏了的被子带上我的床!明天你把你手机里面的游戏给我耍!晚上睡觉不准打呼噜不准说梦话不准抢被子!听到没有。”王俊凯接着吼他。




王源被吓楞了神,只能忙不迭地点头,去把脸和手洗干净,近乎虔诚地爬上了王俊凯的床铺。




虽然嘴上很嫌弃王源抢床位的行为,但考虑到他身体不好,十月底的被褥冰凉,王俊凯还是很大方地让出了自己睡得暖暖和和的那一侧。




刚刚钻进被子里,王源就感受到一股说不出的温暖,舒服地叹了口气。




“你到底在怕什么?”抬手关了灯,王俊凯睡意都被王源折腾没有了,只能无奈地和他聊天。




“……怕黑,我怕有鬼。”




“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你怎么知道?你难道见过鬼吗?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鬼。”




“……行行行你说了算。”




王俊凯懒得和王源扯鬼,又突发奇想提问:“那你刚才哭得那么伤心,就是因为怕鬼啊?”




“……”




这里面暗含的原因更说不出口,王源紧了紧被子,酒店窗帘遮光拉得严丝合缝,他怎么着也看不到王俊凯的脸。




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没等王俊凯一句“不想说就别说”出口,王源便老实交代了。




“我怕爸爸妈妈在家里出事情了不告诉我。”




“什……”




这理由充分得王俊凯无语凝噎,他组织了一下自己稀薄的语言,试图探索出一丢丢初中生的优越来,但是不行,最后也只能点了点头,冲王源竖起大拇指。




“兄弟,你强。你……你以后就跟着大哥睡吧。”




“谢谢大哥。”王源激动道。




这些话说完,王俊凯终于成功再次等到困意来袭,沉沉地睡了过去,王源躺在床上,稍微伸伸胳膊就能触碰到王俊凯,不用挪动也能感觉到他身体传来的热气。




床底下的鬼可能也不敢来,家里没打电话应该就没出事,一切担心和害怕都暂时消弭,王源往王俊凯那边挪了挪,闭上了眼睛。






这一年的怕黑,是因为第一次出远门没有爸爸妈妈陪。




我有一点怕鬼,但更多是担心我会一个人。




可你身边算不算我暂时的家?






003.




“房间,安排的话……”




二零一三年,去成都拍MV,原来的一个标间不够睡,谁去睡大床房好像也不合适,任娇娇左右为难,拿着单子在王俊凯面前念。




“肯定王源和我住标间啊。”




毫不犹豫地说着,王俊凯正在绑鞋带,扭头看见王源鞋带又是松松垮垮的,眉毛一皱就要教训人。




“脚伸过来,好大个人了嘛,鞋带都捆不好。”




王源笑眯眯地把脚伸过去,王俊凯色厉内荏他知道的,骂人归骂人,但是从来都不会真的和自己怎么样,哪怕真的生气了,也能很快用手机里的保卫萝卜哄好。




王俊凯弯腰给王源系鞋带,灵巧的手指一拉一拽,鞋带就捆得紧紧的了,王源看着王俊凯笑,轻声说:“谢谢哥哥。”




哥哥一个词准确地戳中了王俊凯的点,他酷帅地一甩自己的刘海,满意王源的上道,乐道:“不用谢。”




说完,他又要去给王源绑另外一边的鞋带。




埋着头的王俊凯尚未发现,王源却清晰地看到不远处新加入的小伙伴投来的不解眼光,眼光里有些嘲讽或是戏弄,不知是不是王源多心,他想把脚缩回来,可刚刚才一动,王俊凯就冒火了。




“莫动,动来动去的怎么系鞋带嘛。”




“诶,诶。”王源轻轻应答,偏过头,不看任娇娇有些不赞同的眼神。








这一天MV拍得还算顺利,晚上回酒店洗完澡,王俊凯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却看见王源没有想以往一样自觉钻进自己的床上躺好,反而是坐在另一张床上,神色犹豫地看着自己的床。




怎么?




组合成军了就不钻我的床了是吧。




现在团队不是只有我们俩儿了胆儿就肥了是吧。




明明去年还是个小奶球哭唧唧地说怕黑想家,今年翅膀硬了就要自己睡了是吧。




王俊凯眉毛一挑,擦着头发的毛巾往沙发上一扔,也不看王源,径直走到自己床边,掀开被子躺上去,抬手就要关灯。




“诶……”王源犹豫地拦他。




“干什么。”王俊凯黑着脸问。




“我可以还和你一起睡吗?”王源小心翼翼地说。




王俊凯躺在床上看他,王源的手紧紧地攥着床单,上牙紧紧地咬着下嘴唇,咬出一串小小的牙印,这痕迹完全出卖了主人,完全地表达出他紧张的心情。




一年过去,王俊凯已经不再是刚刚和王源见面那个由着自己性格开心就开心,不开心就抢王源手机的独裁者,他有点无奈地坐起来,看向忐忑的王源:




“你今天又受什么刺激了?磨磨唧唧磨磨蹭蹭地干什么,不怕黑了就自己睡。”




意思是好意思,但话却不是什么好话;王源却听得眼前一亮,连忙跑过来钻进王俊凯的被子。




“怕黑怕黑,王俊凯你不要这么凶嘛……”




夏天宾馆开着空调,被子里的温度用温暖来形容很奇怪,但王源就是诡异地觉得温暖,他在枕头上和王俊凯眼睛对眼睛地看,露齿笑出了两颗小兔牙。




“说吧,为什么心情不好。”王俊凯把灯关了,如果说王源都表现成这样,他还看不出来王源今天心情不对,那么也别当什么大哥和队长了,趁早歇了算了。




他知道王源这个人,和自己不一样,和很多男孩也不一样。




他很敏感,天生能发掘身边人面具底下的喜怒哀乐,但是不免就是会多想;对外人或许王源能游刃有余地发挥他的高情商,但是因为过于敏感带给自己的伤害,也只能王源默默吞下去,自己消化。




或者王俊凯帮他消化。




“……就是有点害怕。”黑暗里更适合坦露心迹,能听到王俊凯的呼吸声,王源小声说,“哥哥,我不是排斥谁,我只是……也有一点习惯以前只有我们两个人……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小队长了。”




不是身边加入其他人不好,我只是担心,加入了别人,我们之间也会变得不独特。




王俊凯眨了眨眼睛,考虑了一下,慢慢说:




“以后,像是刘志宏这种练习生,还会有。”




“公司要是一直只有我们两个,那肯定就会垮,所以这不可能。但是有一个事情你要懂一下,以后我们就是会有很多的师弟,也有可能组合还会有变化,但是不是我作为队长我一个人带着这个队伍和公司越走越好。”




“是我们两个,两个人一起,来带领这些……这些东西越来越好,知道吗?”




“所以说如果你不想的话,W&w这个组合就一直没变,只是换种形式,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两个人是共同体这件事情,没变。”




王俊凯表达能力一般,王源听得似懂非懂,但是核心的意思他抓住了,他不说话,呼吸却很沉稳,过了很久,王俊凯才等到他的回应。




“那……那以后也只有我怕黑才能睡你的床吗?”




“你个哈板,我好久说了我的床能给别人睡了。各人好好生生地躺着,明天起来录节目状态不好你才要挨骂。”






这一年的怕黑,是因为我们之间出现了别人。




我已经不怕鬼了,我只担心我们之间也变得不独特。




应该没有变得不独特。






004.




“房卡。”




王俊凯黑着脸找黄锐,让他去柜台要王源房间的备用房卡。




二零一四年,组合大红,他和王源已经到了可以,也必须分房间睡的咖位。




是因为于情于理睡一个房间都说不过去,粉丝不答应,公司更不答应。




两个人关系尚可的时候,王源会偷偷过来和他睡,可最近他和王源又吵架了,所以一起睡也就成了无稽之谈。






年少骤然成名的压力很大,一开口满场都是火药味,原有的默契不知道去哪儿了,他们什么都能吵。




今天不过是因为一顿午餐。




“好好吃饭,你看看你碗里面还剩了好多?”




王俊凯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菜,冷不丁抬头看一眼王源,马上就火了。




“我啷个没有好好吃饭嘛,我吃不下我吃饱了行不行?”




王源最近累得够呛,吃什么都没有滋味,再好吃的饭匆匆吃两口不想吃了,反正饿了还有零食。




“我看你就是零食吃得欢!再吃我把你零食收了!”




摔了手里的一次性筷子,王俊凯仿佛看穿了王源心中的小算盘,冷着脸说他,光说还不够,抬手去扯王源装了零食的小书包。




“你凭什么这么管我,我是你的哪个?!你不就比我大了一岁多吗?我……”




后续的话,王源没有说下去,王俊凯抓着小书包的手也松了,很无所谓地笑了笑,把书包扔回给他。




沉默着把饭吃完,一下午谁都没说话,虽然网上沸沸扬扬地传着下午有王源的ANTI会来机场,可王俊凯除了一言不发地护着王源,寸步不离之外,也什么都没说。




到地方吃完晚餐,王源直接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不允许别的人进来——明日行程已经确定,没有工作可谈,于是无论别的人说什么,王源都不开门。




王俊凯坐立难安地度过了一个晚上,午夜十二点,终于忍不住。






追加的房卡拿到手上,王俊凯躲避私生,悄悄打开王源的房间钻进去。




王源已经睡着了,他房间所有的灯都开着,整个人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脸。




“不要……”梦呓,是梦呓。王俊凯轻手轻脚地走到他独占的大床旁边,坐在床沿看着他,“不要过来……”




不知道做了什么噩梦,王源躲在被子里颤抖,眼睛里有泪水往下流,他缩成一团,在大床上显得尤其弱小和无助。




王俊凯皱眉摸上他的额头,想把他推醒。




“哥……哥对不起。”王源却又接着说话了,王俊凯一愣,刚刚抬起的手落到王源的额头上,没离开,也没有下一个动作。




这个动作像是带有魔力,王俊凯的手掌刚刚一覆上王源的额头,他就不再颤抖了,喃喃复述着一句“对不起”,王源的呼吸逐渐平复。




王俊凯坐在他枕头边,靠在床背上看他,直到确定王源熟睡,这才悄悄关掉所以影响王源睡眠的灯,只留下走廊的灯。




一夜稀里糊涂地过去,王源醒来的时候,王俊凯的手还覆在他的额头,靠着床背打着浅浅的呼噜。




王源疑惑地眨眨眼睛,脑袋刚刚动了一下,王俊凯就缓缓张开了眼。




一个平躺,一个居高临下;但或许是因为才醒,他们的眼神都很平和,可是谁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王俊凯似乎终于清醒,把手放下来,起身就要走,王源眼疾手快,一骨碌爬起来,拖住王俊凯的手,把他捏在自己的手掌里。




“哥……”王源心思百转千回,他还依稀记得昨晚做了很多噩梦,在机场被拿着刀的人追着奔跑,然后是王俊凯冷漠的眼神,却也还记得最后似乎有谁过来了,于是他一下子就安心了。




是王俊凯吧?




是王俊凯过来了?




王源仰看着王俊凯的后脑勺,有点想问,昨晚是你在这里一直守着我吗?




“对不起。”




可是肚子里的话吐出来,却是一句道歉;王俊凯背对着王源一挑眉,面露得色。




“咳……对不起撒子。”得色归得色,王俊凯勉强按下去自己得意洋洋的一抹笑,语气平淡地问他。




“以后不吵架,好好吃饭,少吃零食。”王源乖乖认错。




“那以后还任不任性非要一个人睡?”




“不了不了,以后不任性了。”




王俊凯近乎眉飞色舞,咳了一声,转身教训王源:“快点起来,早餐三个包子一个蛋必须吃完,不然我不信。”






这一年的怕黑,是因为身边过多的魑魅魍魉。




我被困在了不好的情绪里,你也是。






可最后我们都解决了。






005.




二零一五年的秋冬,王源一直都睡不好,王俊凯知道。




拍摄全员加速中的时间点本来就很奇怪,王源一贯作息甚好,八点睡六点起,冷不丁来个彻夜拍摄,冷不丁来个三四点起床,作息不好的人生物钟调整都困难,不要说王源这种乖宝宝。




一天他起床,看见王源正靠着窗户吹风,单薄的身影飘来飘去,似乎要羽化而登仙,一瞬间就心疼得不行。




可不只是早上醒得早,更大的问题是,王源很困很累,却依旧睡不着。






今天行程不赶,王源很早就上了床,却怎么都睡不着;他辗转反侧地翻了一个来小时,几乎都要哭出来地坐起来,靠在枕头上揉眼睛。




“你不要想太多,什么都别想地睡一下就好。”




王俊凯一点压力都不敢给他,见到他爬起来,赶忙从客厅冲起来与他说话。




“我睡不着,我很累,但是我睡不着。”




王源崩溃地说,他的眼睛被他揉得通红,似乎还想往下揉,王俊凯连忙扯住他的手,不准他继续。




“我去给你热一点牛奶喝?好不好?”




王俊凯用商量的语气和他说,实际内容确实不容置喙,王源顺从地点头,又往后靠,想继续揉自己眼睛,好像不断揉,就能把睡衣切实地揉出来那样。




“不要揉了,乖一点,必须。”




王俊凯皱着眉给他说,他说“必须”的时候就是不容别人的反对,王源也不敢继续,抱着一只抱枕坐在床上, 头疼欲裂又无比清醒地瞪着王俊凯匆匆出去的背影。




过了一会儿,王俊凯端着一杯牛奶进来,让王源喝。




“加糖了吗?”王源问。




“加了加了,等会喝了我拿水给你漱个口就是,没事。”




王俊凯知道王源既想喝甜牛奶,又不想下床刷牙,早就安排得妥妥当当。




微甜的牛奶很好喝, 王源一杯下肚,觉得头疼的状况似乎都被治愈得好了些,但睡眠却依旧遥遥无期;王源皱着眉毛靠在床背上,用全身表达自己的难受。






王俊凯摸了摸他露在被子外冰凉的手,想了一下,抬手关了床头的灯,挤进王源的被子里。




客厅里仍然有工作人员聊天的喧闹,甚至一束光透过没有关好的门洒进来,落在床尾。




王俊凯把王源扯下来平躺,伸手帮他掖好了被子;他身上带着沐浴液的香,是令人安心的那一种。




“怎么最近都睡得这么不好?”王俊凯问他,“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其实你真的不要压力那么多,一步一步地做好事情,好好唱歌,好好吃饭就行。”




“我知道啊。”王源欲哭无泪,“但是没有办法啊,我想做的事情很多,你看,我们成名很久了,但是我依旧觉得我的实力根本对不起我这个名气,你说急不急,急死人了。”






谁都着急。




害怕成名的高楼很快会塌,不用谁来鞭策,他们都会竭尽全力地往前冲刺。




可是不够,远远不够。




粉丝的支持一旦从动力变成压力,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被压垮。过于匆忙的行程让他们来不及停下来好好想一想怎么办,只能跟着潮水往前走啊走。




谁也不知道下一处是浅滩开阔风景,还是旋涡深不见底。






“不怕。”王俊凯把手伸出被子,拍拍王源的脑袋,“和玩游戏是一样的。”




“我们可能拿不到冠军,但是只要一次,两次拼命努力,冠军总会到手的。”




就像你说我是更英雄那一次。我们就赢了。




但是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赢了的。




“其实只要我想着,我身边有你还在和我一起往前,我就不怎么害怕。”王俊凯轻轻说,“我们可能真的会做错事情,可能也会实力不够,但是我们是一加一大于二,不是一个人,所以没必要把所有的担子都拉到自己身上。”




王源会无条件地接受王俊凯抛过来的语死早和担子,直到他真的可以自己也游刃有余地处理。




反之,王俊凯也是。




压力变成动力的因素很多,不否认彼此是其中一个。




王源看着他,感受着他有节奏地轻拍;突然之间动起来,钻进了王俊凯的怀里。




虽然这些年他们经常“同床共枕”地睡,但这是第一次。




“哥哥,谢谢你。”王源说。




“我也要谢谢你。”反手抱住王源,王俊凯把手伸到他的脑袋下垫着。




两个人紧紧拥抱,王俊凯的胸膛不够开阔,手臂也不够有力,但负担一个王源却是绰绰有余。




王源枕着王俊凯的胳膊,久违的困意如潮水般袭来,来不及说晚安,他就沉沉睡去了。






这一年的怕黑,是因为压力骤大我睡不着。




所以只能贪图你温暖有力的怀抱。






毕竟,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很了不起。






006.




二零一六年的冬天,天地骤变。




天气瓶里的结晶一天一个样,空气层层往下冷,湖南的风吹得天昏地暗,带着的是不属于重庆,也不属于北京,特别的严寒。




王源一直想找王俊凯谈谈,但是很难。




洗完澡,王源抢先钻进王俊凯的被子里,躺在里面等他;等王俊凯洗澡好出来,就看到一个蚕宝宝裹在他床上,拿着手机动来动去。




走过去拍一把他的背,王俊凯好笑地说:“你干什么。”




“王者农药。”




王源啪啪按手机,他和王俊凯在里面是恋人,设定这个关系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们的CP饭声势壮大,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避嫌,可是他们偏不。




隐秘的情侣装,差不多的小单品,王者农药里弄个恋人关系。




两个人似乎是暗搓搓地要向世界说明什么,或者说,是小心翼翼地向对方试探,他的底线到底在哪里,如果越过好朋友这样一根线往下,是不是也可以。




试探还没有一个结果,很多事情,却不可能按他们所想地往前发展。






一局终了,王源释放了一点被子,示意王俊凯进来。




他长手长脚地瘫成大字,把腿往王俊凯身上摆:“王俊凯,你……你知道吧,那个事情。”




“恩?哦……”王俊凯甫一愣神,明白过来王源在说什么。




过不了多久,他们即将开放个人资源,组合很快也会名存实亡,现在在拍摄的少年时代,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部两个人一起的电视剧。




王源最近都特别主动,每天晚上一有空就缠着王俊凯赶紧睡着,问他他就委屈地说:“怕黑又困了。”




不是真的怕黑,四年过去,对鬼怪的恐惧早就被成长消弭,想家成了习惯也不会哭。




王俊凯懂,他是为即将要来的分别,多攒一些能和自己一起睡的时光。




真的很快了。




想到这个,他也觉得鼻子有点酸——他对王源的感情还没有说出来,也不觉得他们两个之间已经顺理成章到了能说这句话,但是从此又有很长的时间要分开。




谁知道未来会怎么往前?谁知道顷刻又有多少改变?




只能着眼现在,能在对方身边多睡一刻也是赚了,王俊凯满心酸涩,嘴上的大道理还要往外蹦。






“我觉得这也不是坏事,不然难道我闭关,就要你什么都不干地呆着?”




“你还记不记,以前我说,只要你不想,W&w就永远不会没有?现在也是这样的。”




“抓紧时间,在去外面的时候努力提高我们自己,以前是想带领公司,现在我们还可以干很多别的,我们还可以带领这个行业,分开一小会儿,不一定是坏事……”




说着说着,他也说不下去了,怎么不是坏事?分开还不是坏事?




那什么是坏事?




王源凑过来抱住他,靠着他一年之内迅速结实了很多的肩膀,轻声讲:




“好,都听你的。我们去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军,我们稍微分开一小会儿,为了我们更大的目标,为了W&w更高的成就。我们相信我们,绝对可以。”




后面他们都没有再说话,外面是肆虐的寒风,没开空调的房间很冷,他们紧紧相拥出一处尚且的温暖。






这一年的怕黑,是因为预知未来我们真的要分开了。




不知道这分开的时间空间会有多长多宽,只能在目前紧紧抓住一息尚存的温暖。






和希望光明的未来真的会到。






007.




“好害怕啊!好黑啊!”




二零一七年,青春旅社,是王源第一次自己单独的户外综艺拍摄,从大厅回房间拿礼物的一段路,把他走得胆战心惊。




这么久了,他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是真的怕黑的,虽然和王俊凯一起睡觉有诸多理由,但是果然,一开始那个“怕黑”真的不是骗王俊凯的啊!




下了飞机,王源在车上就坐立难安,明明出去没有几天,他已经很想念王俊凯了。




去年年底的担忧明显是杞人忧天,闭关高考必须在重庆先不说,但是只要在北京,两个人就还是该怎么睡就怎么睡。




虽然分了个人的工作室,但是工作是一回事,生活又是另一回事。




接了王俊凯的开学典礼,王源和他一起去吃饭,在公司练唱直到晚上,回家后王俊凯立刻得意洋洋地给王源展示新买的MUJI加湿器。




“柠檬的雪松的和葡萄的你要哪个?”手捧一堆精油,王俊凯显摆地让王源挑。




“……堕落啊王俊凯,在重庆哪里要加湿器这种东西,极为堕落了。”王源啧啧撇嘴,话说这个加湿器以前不是有吗?干嘛又去买一个?




绕到卧室里转一圈,王源发现床具也换了新的,王俊凯显然是在奇怪的地方做足了准备。




“怎么样?”王俊凯凑到王源身后,把加湿器插上电,随便倒了点精油进去,开始运作的人造烟雾缭绕而出,泛起如同身至森林的开阔香气。




“怕你出去怕黑都睡不好,我都准备了最舒服的……”床具哦。




后三个字王俊凯没说出来,王源转身抱住他,垫脚在他的嘴唇上毫不客气地蹭了一下,恶狠狠地又蹭一下。




王俊凯被他的动作吓懵,双手搞笑地张开,过了很久,才迟疑地抱住王源的背脊。




“什么意思,源源?”王俊凯脸色严肃,问道。




“意思就是。我很喜欢你。”王源也很严肃,“我很怕黑,但是我想躺在你身边,不是因为我怕黑,不是因为我想家,不是因为我担心我们的组合,不是怕我们会分开,我是因为喜欢你,才和你在一起睡觉的。”




……这段话不用细想都是很污,王俊凯为自己黄眼看人污深深道歉,抱着王源的手臂却越来越紧。




“真的,太不严肃了,怎么会有人像你这么告白的。”凑在王源的耳畔低语,王俊凯忍不住微笑。




“但是我也喜欢你啊。”






这一年的怕黑,是因为我终于发现。




我,最最喜欢你。






008.




“你永远都不怕黑啊。”




“有你在,我永远都不怕黑啊。”






=========================================================




中秋节快乐。

评论

热度(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