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我亦飘零久

【瓶邪】《论旁白杀死主角的方式》(一发完,EG向)

碎碎九十三:

看了一个恶搞的小电影,感觉肚皮都要笑穿了,忍不住就撸了这个小短篇,为可怜的主角老吴点蜡嘻嘻嘻。


视频戳这里: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81909/?from=search&seid=12442380711214911091




宝宝们~记得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哦~~差点错过了活动嘻嘻嘻~


《论旁白杀死主角的方法》






自从搬到雨村来住,我和胖子还有闷油瓶每天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游戏的规律生活,一年中有三百天是十分宁静的。


另外不宁静的六十五天里,有五天是因为我的那些狐朋狗友,他们总会在某一天“不约而同”的坐几十个小时的车跑到我这里来,嘴上还要抱怨我这里狗不拉屎鸟不下蛋。


这次来的就更全乎了,小花带着秀秀,黑瞎子带着他不靠谱的徒弟,他不靠谱的徒弟带着黎簇这个小王八蛋,几个人轰轰烈烈的站在我家门口,不知道的以为寻仇来了。


这些王八犊子来就来吧,土特产也不带一点,五个人空着十只爪子就来了,还要吃要喝的。胖子没办法把我珍藏的咸菜都拿出来了,我则跑到村口小卖部买了五瓶二锅头。


酒足饭饱之后才六点多,人多没事干,干脆聚在一起分成两拨打扑克,我甩了一张A,道:“尖儿。”


接下来轮到胖子,他在自己的一把牌里摇摆不定,就在我即将张嘴催他的时候,突然从空中飘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没有用错词,就是从半空中飘出来的,十分诡异,声线听起来像三流电视剧的旁白配音。


——酒足饭饱之后,一行人慵懒的挤在客厅里打扑克,表面上看着岁月静好,实则各怀心事。至于吴邪,他在这个小山村里歇的太久了,早就不耐这种招待来招待去的戏码,心中盘算着该怎么把这些烦人的家伙赶回北京去。


“???”我差点把嘴里在嚼的口香糖喷出去,心道什么鬼,我幻听了?


——吴邪差点被自己嘴里的口香糖噎死,他用疑惑的眼神扫视了一圈自家的天花板,心道什么鬼,我幻听了?


“……胖爷的耳朵好像出了什么问题。”胖子放下了手里的牌,伸出小指头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眼,“我怎么听见一个男的在说话?”


秀秀闻言坐直了身体,道:“你们也听见了?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能听见呢,哥,这是不是你搞的鬼。”


我连忙摆手:“怎么就是我了,我啥也不知道,胖子,是不是你坑我?”


“屁!我看是你小子坑我们呢吧,说吧,把扩音器搁哪儿了?”


——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一丝不对,胖子怀疑是吴邪最近闲的发慌就拿老哥几个开玩笑,昨儿他就看见吴邪鬼鬼祟祟的在客厅里溜达,反正这屋里一共三个人,既然不是他做的,就一定是吴邪。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我们都看向胖子,胖子眼底的疑惑越发深了,他抓了抓下巴,做出思考的表情来。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胖子开始偷偷的想了几个数字,分别是三十二,五十七,六十八。


胖子一脸懵逼,明显这个声音说中了,他张了张嘴,半天说了一句:“卧槽。”


苏万咽了口口水,道:“你们觉不觉得这个声音好像电视剧里的旁白?唯一不同的是咱们能听到,但是电视剧里的人听不到,就好像上帝视角一样。”


——苏万说道。


黎簇本来一副中二少年的模样坐在角落装逼,这时候也总算坐不住了,他一贯不乐意跟我们这些大叔玩在一起,大抵是以为自己是唯一的光和闪电吧,他有些不屑的道:“他们耍你玩呢你还当真,不就是唱双簧,还什么旁白配音,说来说去不都是他们俩的内心想法吗?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一套,无聊。”


——来的路上黎簇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当然这些是他的私人事情,我们后面再说。此时的他在说话之前,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了以前上学的时候,那个坐在他身边的漂亮的小姑娘。人就是这样,偶尔会想到一些与现实毫无关系的事情,以此提醒自己时光飞逝的事实。


黎簇的脸色一变,显然也被说中了心中所想,我有些同情的看向他,被当众揭老底确实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小鬼毕竟是小鬼,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八个人中一半被掀了老底,小花和黑瞎子都很机智的没有开口,至于闷油瓶,他好像根本听不到这诡异的声音,硬是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我站起了身,仔细的打量了四周,这房子我太熟悉了,有人入侵我不可能不知道,只好喊道:“是谁在屋里?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少他妈装神弄鬼的,也不打听打听老子以前是干嘛的,胖子!把那个八二年的黑驴蹄子拿出来!”


——吴邪直觉这不是什么人开的玩笑,他对自己完全不曾涉及的领域向来有些抵触,可作为屋主,他又不得不站出来表明态度。他偷偷地瞄了一眼张起灵给自己壮胆,嘴上不服输的喊道。


听到自己的名字,闷油瓶总算给了一点反应,眼珠一转看向了我,我再怎么没皮没脸,被戳个底掉也难免心虚,有些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道:“你管我看谁呢,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


“难道是……”胖子做了个口型,大家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胖子把手放在了脖子上,那里挂着一个犀牛角,他认为这肯定是鬼怪作祟,每个人都下意识绷紧了肌肉,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只有苏万是个例外,他的内心十分雀跃。


面对大家的目光,苏万假装无辜的眨了眨眼:“我只是觉得这个声音挺好玩的,你们看过一个微电影没有,叫做论旁白杀死主角的方法,里面就是所有人都听得到旁白的设定,我觉得这个声音就是咱们这个世界的旁白。”


所谓的旁白,是电影电视剧里常用的手法,跳脱出画面直接用语言来介绍影片内容、交待剧情或发表议论。


我有些纳闷,如果这是旁白,那这个旁白是解说给谁听的?难道我们这个世界其实不是真实世界,我们只是某个电视剧或者小说里的人物?这也太扯淡了吧,我会怀疑人生的。


——吴邪想了很多,他很容易陷入这种逻辑谬论中不可自拔,有时候他会很矫情的怀疑人生的真谛,比如洗澡和睡觉的时候。


我有些忍不住了:“嘿,你怎么回事啊,这么多人呢,你怎么就逮着我一个人说啊?说别人不行吗?”


——吴邪大喊道,事实上他说对了一半,作为主角,他总是比其他人更多一些出镜率。


“什么主角!”我大喊,结果那声音鸟都没鸟我。


“啥玩意?胖爷一直以为我才是主角哎,这家伙有什么资格做主角啊?”胖子一点也不心疼我,还饶有兴趣的玩了起来。


黑瞎子一本正经的道:“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废柴主角定律,不过我能问问谁是男二号吗?”


——津津有味的看了半天好戏后,黑瞎子决心把这件事搞得更有趣一些。他没有想过,也许这时候说出他的真名字会让气氛更加火热,毕竟这是每个人都好奇许久的谜团,过去他们猜了很多名字,没人想得到,他的真名居然会是齐德隆咚强。


这个奇怪的名字被说出来以后,秀秀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苏万和黎簇忍了又忍,脸都憋白了。我很难得能从黑瞎子脸上看到一丝抽搐,他肯定是被这个“旁白”耍了,有些无奈的道:“有点职业道德行吗,不知道你也别瞎说啊。”


——好吧,被发现了,这确实不是他的真名,可气氛确实火热了起来不是吗。


这一闹气氛火热没看出来,气氛凝重倒是很明显。我是不懂什么主角什么旁白的,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任由事态发展,可能每个人的内心都会被拿出来深度剖析一次,这可不是什么愉快地体验,尤其是被重点照顾的我,可不敢让他继续逼逼了。


我问苏万那个电影最后的结局是什么,苏万告诉我电影里每个人的老底都被掀了,然后互相残杀,小酒馆里一阵腥风血雨,所有人都嗝屁了。


电影里的故事发生在西部,野蛮时代被挑拨到互相残杀也不是新鲜事。我觉得再怎么被掀老底,以我们几个人的交情,也不可能被这个声音挑拨到那个程度,稍稍安心。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个奇怪的名字上的时候,张起灵已经开始行动了,他身手矫健的跳上了房梁,细细的摸索了每一个角落,确定没有人也没有扩音器的存在。


我给闷油瓶点了三十二个赞,在我们闹成一团的时候,果然只有他临危不乱,记得检查清楚这一切的源头。


——发现没有人为痕迹后,张起灵感到一丝困惑,这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其实他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不愿意被任何人发现自己无力的事实,所以他面色如常,似乎胸有成竹。


“……”如果旁白说的是真的,那可就好了,现在大家全都听到了,我隐约感觉到闷油瓶的人设,崩了。


——吴邪心想这下糟了,张起灵的人设崩了,他一定不会放过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如果他大开杀戒,那这屋里所有的人都得死。


“……”小花本来离闷油瓶最近,听到旁白之后,默默的拉着秀秀朝后退了一大步。黎簇和苏万则躲到了门口去。


——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站着,方圆三米内早就没了人,这一会的功夫,吴邪已经想了一百种可能的死法,比如会被张起灵一脚踹到墙上去什么的。这个熟悉的死法让他回想起了十年前,有些忍俊不禁,那一天张起灵来找他告别,他第一个想法却是这个穷鬼要跟我借钱。


“……”


——每每涉及到张起灵的事情,吴邪总会特别在意,他试图修正自己在张起灵心中是个傻逼的形象,可惜每次都适得其反。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想类似的事情了,不然他的心事就会像直播一样播给大家听,还没有礼物可以拿。


——情谊宛如塑料花一般脆弱,其他人难免庆幸自己不是主角,他们摆出同情的表情,实则无比期待接下来的爆料,八卦是人类的天性,死道友不死贫道。


我心说这他妈什么主角啊,主角就是被你们这么拿来糟蹋的吗?这他妈还有没有一点金手指了,主角光环都他妈是骗人的吧。我这边已经快要憋屈死了,那边那个该死的旁白还在喋喋不休。


——吴邪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因为他的内心有很多秘密是不能被人知道的,尤其是那个秘密。


“你他妈的敢说!”


——他暗恋张起灵已经很长时间了,也许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在他心里留下了浓厚的一笔。这件事被他深深的埋在心底,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把这事说出来,怕被踹到墙上去只是原因之一。


室内死一般的寂静,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胖子的嘴巴里都能塞鸡蛋了。我还能保持这站立的姿势我自己都佩服自己,搁在十年前被这么行注目礼,我早就晕了。


——吴邪感到一阵绝望,他不敢去看张起灵的表情,生怕会在那张脸上看出几丝厌恶。但同时他又有些期待,反正都被说出来了,不如借此机会,听听张起灵内心的想法。


——他从来都不知道,在张起灵的心里……


我一直期盼着这个旁白声音消失,然后他就真的消失了,在最关键的时刻他只留下了这么一句好死不死的半截话。


至于后来我是怎么了解到张起灵的内心想法的,我并不是很想说,有些事就应该埋在心里,人与人之间需要距离,很远很远的那种距离。




——————END————————









评论

热度(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