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我亦飘零久

【魔卡少年桃】契机

子年07:

一切权利属于clamp 一切ooc归我


有恶搞成分,有不适请避雷,十分见谅


陈年旧梗“如果当时打开书的是桃矢” 


桃雪明显。






1


“我回来了。”打工回来的桃矢进玄关的时候习惯性的喊了一声。后面的雪兔也跟着轻手关门道了声扰。


然而家里无人应答。


他换了鞋进去,扫视了下留言板,爸爸因为工作要晚归,还细心的标明了桃矢去哪里哪里寻找晚饭的下落,妹妹樱则是被好友知世邀请了晚餐。




没有怪兽在身边叫着欧尼酱欧尼酱反而有点冷清了呢。桃矢系上爸爸的围裙开了炉灶的火,阿雪也过来打下手,他也没客气,伸手把自己的围裙帮他系了,两个人默契的开工。


“一会儿过去接小樱吧?应该不会很早回来?”雪兔问他。


桃矢应了一声,“还有也给爸爸提前做好吧,麻烦多打两个蛋。”


阿雪嗯了声,似乎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侧耳细听,“桃矢,”他迟疑的说,“你有没有听到里面房间传来什么声音?咣当咣当,轰隆隆。”


“早就听见了。”他端起锅把里面的食物翻了个个,油声嘶啦。“锅给你,我去看看。”


雪兔接了锅。“桃矢,”他抬起头来,“要是坏人就喊我啊。”


“看着你的锅别糊了就行。”他揉了一把对方的后脑勺。




雪兔煎好了饼,又顺道开始煮汤。过了一会儿,咣当咣当的声音小下去了,他突然听见桃矢的声音,似乎在喊什么,就迅速的关火往声源方向跑。


他喊着“桃矢”撞开了门,看见桃矢举着一个手柄加长版顶部带着翅膀的锤子状谜之物体摆出了敲击的谜之姿势。地面上还有一个巨大的类似魔法阵的金色的东西。


雪兔把眼镜抬起来揉了揉眼睛,关上门出去。一秒钟后又开门进来。


毫无变化,还是拿着谜之锤子摆着谜之姿势的桃矢。与此同时,一只谜之黄色物体也飞到了他脸上,一口的关西腔,“这谁啊?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雪兔有点尴尬,也配合桃矢摆了一个动感光波啵啵啵的造型。


桃矢看上去更加尴尬。


雪兔:“桃矢在使用魔法吗?”


桃矢明显不知道怎样回答。


雪兔迅速转移话题,“啊,那个,桃矢吃饭吗?”


桃矢叹口气:“别把这事说出去,求你了。”


雪兔拎起在旁边叫着“喂!有没有在听本大爷讲话啊啊啊?!”的谜之黄色飞行生物,又说,“桃矢变成魔法少女的事情?”


“好了败给你了。”桃矢叹口气,“那个……可洛……可乐什么来着……告诉这家伙也没事吧,我们两个关系很好的。”


“可!鲁!贝!洛!斯!”


“就叫可乐吧,太长记不住。”桃矢把锤子变回了钥匙。


“你不觉得你谐音谐的也有点远了吗?!”小可很悲愤地在雪兔手里挣扎,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落入了一对恶魔手中,他想当年何其威猛雄壮法力高强……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雪兔放开小可,俯身开始帮桃矢收拾刚才不小心掉落的书时,小可他就闻到了顺着门缝绵延不绝的饭菜的香气,早已垂涎三尺。然而当他们坐下来,小可看到雪兔狼吞虎咽瞬间消灭三分之二的可乐饼的架势,惊讶到忘记睡了三十年腹内空空如也的现实。


桃矢丢了个白眼给小可,也塞了个饼到他嘴里。


当他发现这两个人的手艺确实值得称赞的时候,刚才的悲愤值差不多快清零了,又随便的也问了雪兔的名字。然后小可又开始给世界观崩塌的雪兔做科普。


“收啥牌?”雪兔咽下去,一歪头似乎是在思考,“去哪收?”


“啊,听他瞎说。”桃矢摆手,“我们俩!还要打工!上学!吃饭!没功夫收牌,你自己收吧啊可乐。”


“桃矢!不行!你已经是库洛魔法使了!”


“能不能别管我也叫可乐……”


“你谐音谐的也太远了吧!你故意的吧桃矢!”




雪兔保持微笑,桃矢同学然而你好像明显已经接受了自己是魔法少年的这个奇葩设定……








2


从此之后,桃矢发现去打工的时候总是会有卡出现,他只好甩锅给雪兔告诉店长一声,“抱歉桃矢他去趟厕所”。


后来店长也生疑了:“桃矢君……这几个月是得肠胃炎了吗?”


雪兔就尴尬的笑,岔开话题,然后拼命干活。


有的时候也会出现在回家路上。桃矢就三下五除二小声的念了咒语想方设法把卡收了。他倒是不觉得收卡是件很难的事情。


雪兔有的时候就看见他身影轻捷,收放自如,手里的长柄锤子甩的虎虎生风。


“换个说法……别叫它锤子了……”


桃矢远远的吐槽雪兔。




他的强大的观察力和感知的能力和相当细致的头脑让事件解决的非常快。


这是雪兔的评价。


所以小可看他收牌也觉得是例行公事般的普通。他似乎很快无师自通的掌握了用已有的卡随机应变的能力。小可除了有时做些必要提示并没有太多负担,桃矢举着锤子冲锋在前的时候甚至有种库洛本人在面前的错觉。


“小鬼果真可能是这个町魔力最强的人也说不定啊。”当他听说桃矢甚至可以看到去世的妈妈,还有他可以很远就知道来者何人的各种能力,不由暗忖,“事实上他妹妹也有魔力,但是还是有点点差距。可能是年龄小吧。”




所以他叮嘱桃矢最好别让妹妹知道,以免出什么闪失。桃矢拿着刚收的卡,又丢了个白眼给他,把卡和小可一起塞回书包里,说知道啦知道啦,你当你的布偶吧。我当然也不想让她卷进这些事遭到危险,反而高兴当初翻开这本魔法书的是我而不是她。樱和她朋友就在街尽头的拐角吃冰激凌你说我们现在要不要换条路走。


桃矢似乎感受到了妹妹的小朋友中有个小男孩视线有过来。


“真是不讨人喜欢的小鬼。”他耸耸肩,换了条路。








3


李小狼同学,是位从香港来到友枝町的同学。外表看上去是一个普通的英俊潇洒全能优秀的四年级小学生,其实还做着提高魔力,修炼道法的伟大事业,着一袭绿色的道袍,昂昂然浮游于俗世之上。人生理想是收复失牌,走向道法巅峰。


他知道有不明人物也在收牌,很多次他感受到库洛牌的气息冲出去,一路狂奔到达现场之后往往早已人卡两空。有的时候可以远远的看到一个或两个人影,他有点怀疑他们只是路人,但是收卡的对手强大的气息还是可以感知到的。他暗自思忖,他的竞争对手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莫非法力高强到无法捉摸?


不不不,李小狼同学摇摇头,要坚定信心,他握紧了拳头。


他从到这个学校就觉得前座的女生不一般,但也说不出所以然。后来他知道这姑娘叫木之本樱。各种因缘际会,一来二去也熟络起来,也甚至会接受她和她的朋友知世的邀请和班上的同学放学后一起去吃冰激凌。


后来他知道为什么感觉这姑娘不一般了。他觉得她的气息和每次抵达现场之后那个神秘的竞争对手的气息谜之相似。


他有点高兴,事情终于有了些眉目,也暗暗下定决心要和木之本同学一决胜负。




然而木之本同学看上去却毫无收牌大业执杖人的自知,这使他微微有些伤脑筋。


有一天他决定和木之本同学摊牌。


他避开众人耳目,单独把小樱叫到了体育馆后面——当然他不知道找了小樱半天终于找到又不忍过去打扰气氛的知世就在不远处的树后面看着他们——思考了尽量隐晦的说法,“木之本同学……那个……我觉得你……”


“怎么了,李君。”小樱微微歪头。


小狼嗫嚅了下,“那个……是不是在收牌?”


“牌?”小樱有点茫然。“什么牌?扑克牌吗?”


小狼有点崩溃。“木之本同学不用心怀疑虑而难吐真言……”


远远的知世似乎听到了难吐真言,不知他们在说啥,微微好奇。




忽然小狼停住了,一阵恶风由远及近。


“你感受到了吗?气息?”他四处张望,“牌。”


小樱自带的魔力也使她感受到了空气中的不明力量源,也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不明朗的感觉,但是没有人做过特别说明,她也就没放到心上。


小狼暗喜,果然没错,对不住了木之本同学我这次要抢占先机了!


“我要去解决这件事。不然会发生灾难的。”


他开始向力量源跑去,小樱见他突然行动有点吃惊,但还是追上来了,喊着:“李君要过去吗?灾难是什么?”但是风太大,小狼什么也没听见。


知世也喊着小樱跑了过来。小樱回头喊着知世:“知世在这里呀。李君他突然就跑……”


然而很快就变成了小樱打头阵。“我觉得前面有我很熟悉的人。”她说。


小狼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跟上。




一路狂奔终于到了公园的企鹅大王附近。大家累的直喘气,小狼却吃惊的听到小樱喊了句:


“哥哥?雪兔桑?”


小樱清楚的听到哥哥啧了声,小声对旁边的雪兔说还是没躲开。


包里的小可默默捂脸,完了完了完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已经暴露。


小樱:“哥哥你背后藏着啥。”


桃矢默默的把收了的牌从后面递到雪兔手里,雪兔默契的偷偷收好。桃矢把收了翅膀的锤子拿出来:“地理课的作业,我和阿雪在采集岩石和土样。”


“好大的锤子啊。”小樱都忍不住吐槽了。


“地质锤。专用的。都这样。”桃矢说,“你这种怪兽要再读好,几,年,书才会知道呢。”


“桃矢……”雪兔哭笑不得的拉着桃矢。“不要欺负小樱啦……”


小樱很生气,呆毛根根炸裂。但是看到雪兔哥温柔的脸,呆毛又回落了。雪兔过来给她顺毛,小樱脸红的非常厉害。


桃矢抬头,和雪兔一对眼神:阿雪good job!


小狼一直在旁边托腮沉思,终于搞懂了。


收牌的原来是……木之本家的哥哥。


看样子又是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解决。真是雷厉风行的做派。小狼确认了这个还在对着妹妹翻白眼的人就是自己一直在与之竞争的人,确实有着非常强大的力量,而且也不愧是高中生,有着超越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不得不承认比自己要强。


这次能提前找到他也应该是木之本同学带路的功劳。这使他很不甘心。


但我不会输的。他又暗暗发誓。他开始思考以后为了能和木之本家的哥哥竞争,是不是要更多的接触木之本同学比较好。




知世微微笑着,生气的小樱也好可爱啊~~~应该用摄像机拍下来!








4


桃矢君始终不负小可所望,以极高的效率收集着牌,小可的力量也在渐渐恢复。但他甚至都没有什么可以吐槽桃矢的机会,这使他有点无聊,只能把桃矢的布丁吃了解闷。


雪兔只好在他们两个中间劝架。


有的时候小可也在想,月那家伙在哪里呢。




审判之日,快要到了呢。他无意识的打开冰箱,端出了桃矢新买的布丁,一边吃一边想,表情凝重。不过,桃矢那家伙,肯定没问题吧。


嗯,他肯定没问题。小可眉一耷拉,他很可能会痛痛快快的又不是很疼的把月揍一顿。但这样月很可能虽然暂时不说什么同意下来,但日后肯定天天暴走傲娇。


小可抱住头不想再想下去了。地狱。


“可乐你又吃了我的布丁吧!”放学回来的桃矢冲进门来。


地狱马上就来了。布丁和生命不可以兼得的话……还是舍布丁吧……




夏日祭典。


一行人一起走在被盛大的打扮起来的街道上,五光十色赏心悦目。桃矢发现那个总是有意无意对他怒目相向的小鬼又来了。真不知道这相看两厌的小鬼头为什么老缠着自家的妹妹,左一个木之本桑,右一个木之本桑,这使他有点心烦意乱,非常希望今天还有那什么,啊,可乐卡不要再给他添乱了。


——是的,桃矢甚至不知道他一共要收多少张。虽然他已经收了的还是非常明晰的知道他们的作用的。


大家享受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间。


然后砸场的牌仿佛看准时机般如约而至,一瞬间山崩地裂。


“是地牌!”包里的小可顾不了许多,跑出来大吼。


他慌里慌张的和雪兔要跑去保护两个女孩子,只见那小子不知道从哪里擎出一把明晃晃的利器来,扔出张莫名其妙的纸符,“风华召来!”


顺利接住了被凌空抛起的知世和小樱。已经迅速读条完毕拔出了锤子的桃矢也松了口气。小鬼还是有两下啊。


桃矢看他们的表情也知道自己魔法老哥的身份早就暴露,也不由得叹口气。“应该集中攻击,把它的本体吸引出来。”桃矢说,“要来帮忙吗?”他看向小狼。


小家伙明显憋了一口气,冲锋在前,又是召雷又是召水一时间漫天撒符,看上去十分辛苦。


桃矢只好顺着他的步调跳上去,集合攻击。本体乍现,小狼尝试性的上去,执剑便斩。


没有成功。桃矢只得上前,一手掷卡,法阵立显,锤子就势往牌上砸去,强大的力量涌动旋转,发动了束缚性的树牌,成功收复。




一切归于宁静。


“这就是最后一张了。”小可说,“我也可以恢复原来的样子了。”


桃矢很想说,啊?这就最后一张了?啊,旁边那个小朋友你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啊,可乐你还是别说了……


他又回过头去想和雪兔说,以后我们就可以痛痛快快的打工了,你也不用躲躲藏藏的,我知道你有话要说,不管你怎样我都能接受……




然后……他就看见雪兔被淹没在了一个大羽毛团里……


他头脑一热想去扒那个毛团……大事不好大事不妙最近就感觉阿雪不是很对劲……莫非……


毛团开了。还拿着锤子的桃矢连忙退后几步。




“这个版本的雪兔头发好长……”


变大的小可看见了这个布丁劝和人居然……是……月……忍不住吐槽:“怪不得你这么能吃……”


月表情有些波动:“你们就想说这些?”


“没有审判的必要了吧?”小可试探性的问了句。他知道月99%会拒绝,说当然有。他知道月对于库洛怀有着深刻的感情,这是100年份的布丁都不会换来的。


月想了想:“没有了。”


木之本家和木之本家的小伙伴们都目瞪口呆。


小可反应了一会儿,下巴因为张太大,掉了。他猛一用力,按了回去:“痛痛痛……那?”




他听着月说桃矢作为一个毫无经验毫无知识的人却意外的对这些事上手,这难能可贵,其一;桃矢的魔力值在整个区域都是凤毛麟角的级别,其二。




知世在后面笑而不语。小樱和小狼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月。


大家坐在地牌弄出来的废墟上,听他们多少讲了些故事。对于孩子来说,也无非就是近在咫尺具象化的童话。


再后来他恢复了雪兔状态,因为消耗太大而几欲倾跌,桃矢赶紧抱住了他。




对桃矢来说,收几张牌,真的在他能看见各色此世彼岸事物的人生中,并不算什么。或许只是他能见到雪兔另一面的契机罢了。


总而言之,他也很感谢这次契机。


比起毫无征兆又表达不出的困扰,他更喜欢这样直接的能让雪兔避开那些真实虚幻折磨甚至可以一劳永逸解决的契机。直接明了的告诉他我可以作为你的后盾。


希望那边那个偷偷擦干眼泪的小鬼也能一直坚强下去啊。



评论

热度(101)

  1. 山有木兮木有枝子年07 转载了此文字